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张君秋传(连载十)

  • 关键字: 谢虹雯 安志强 张君秋 王瑶卿 张秀琴 尚小云 李凌枫 万子和 赵砚奎
  • 作者: 谢虹雯 安志强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07-12 22:54:16
  • 报导来源: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
  • 点击次数:


    前言:今年是张君秋大师95诞辰,作为他的入室弟子,既崇拜他的张派艺术,更怀念他老人家到中国戏曲学院任教19年难忘的岁月。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张大师,特带领弟子常叶青、再传弟子陶萍同心协力把《张君秋传》转为电子版,发表在网上连载,供大家了解、学习。(张派国家级传承人蔡英莲)
 
    演戏生涯 之三

 闹了场“误会”
  
    在北平前门外的一所茶楼里,有两位在京戏梨园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在品酒叙谈。一位是北平国剧公会的副会长赵砚奎,此位原为尚小云的琴师,由于他精于业务,广交朋友,后来成为尚小云班社的管事。尚小云在京剧界上任国剧公会会长,赵砚奎任副职,实际上北平城里头京戏班社里里外外的大小事项都由赵砚奎具体应对,在梨园界是位有影响的人物。另一位是华乐戏院的经理万子和,华乐位于前门外鲜鱼口内的繁华世界,万子和经营有方,业务一向红火。在万子和眼里,大小名角见得多了,他对演员艺事兴衰发展,心里有杆秤。
 
  两个人谈到了当今的旦角童伶,除了当时富连成正在培养的李世芳、毛世来,以及中华戏校正在培养的宋德珠外,私人授业的张君秋也成为他们的谈资。提起张君秋,万子和挑大拇指,说是好样的,日后能成气候。赵砚奎说话有点保守,能不能成气候还得看一段时候,台板上这一亩三分地不那么好崴咕,弄不好栽了的有的是,成气候,谈何容易?两个人说来说去,竟争执起来了,谁也说服不了谁。万子和把话说到了绝处——“日后张君秋成不了气候,我这两只眼睛让它瞎了。”赵砚奎也把话说绝了——“真要是张君秋成了气候,我把闺女聘给他。”两人所谈乃酒后戏言,不料日后赵砚奎不食其言,张君秋成了气候,真的成了赵砚奎的乘龙快婿。这是后话。
 
  话出如风,万、赵二位的戏言传来传去,传到了尚小云的耳中。
 
    尚小云听了这件事,心里头又好笑又吃惊。好笑在于赵砚奎打这个赌,聪明。如果张君秋成不了气候,万子和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是他的事儿,反正赵砚奎赢了;如果张君秋日后真的成了气候,赵砚奎输是输了,可他还得了个好女婿,没亏吃,旱涝保收。吃惊在于万子和的话说得太绝了,你万子和在梨园界里头混,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这双眼睛。真要是张君秋成不了气候,你万子和就是眼睛不瞎,梨园界里头你还混得下去吗?又想,万子和敢夸下海口,想必有他的根据,或许张君秋这个孩子真的有过人之处?
 
    想到这里,尚小云特意请万子和到自己的椿树胡同居所,两位在“芳信斋”正厅叙谈。
 
  尚小云剜根问底,一定要万子和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万子和说:“看这孩子够不够青衣的材料,无非是三条。一是嗓音,二是扮相,三是身材。这您比我清楚。张君秋的嗓音有那么一股子天生成的甜润,不是硬憋出来的。妙就妙在观众要是不明底里,张君秋往台上那么一站,兴许就让人以为这是个坤伶。他不光嗓音好,身材、扮相都是百里挑一呀!现今的观众,眼界可越来越高了。怎么说呢?有您——‘四大名旦’的标准在那儿摆着呢。材料不行,再努力也是白费劲儿!”
 
    “按您这么说,他是没挑了?”尚小云步步紧逼。
 
   “什么事儿也不能十全十美呀!看他的样子,身材瘦弱了一些,嗓子也显得窄了点儿,体态不够丰满,演个雍容华贵的女子,还弱。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人缘。这孩子台上有人缘,一出场就是占当间儿的,这也是天生的。再者说,身体瘦弱那是营养跟不上,苦孩子嘛!但只要条件好,肯用功,台上自然就红。唱红了,还愁挣不上大钱?钱挣多了,营养也就跟上去了。”万子和停了停,注视着尚小云若有所思的神情,又说,“要紧的是得有个名师指点,就看这孩子的福份了!”
 
 
尚小云先生
                    
  万子和的这番话撩动了尚小云的心思。近来,尚小云还真花了不少的心思琢磨培养后学的事儿,听万子和这么一说,就很想看看这个能引起万子和、赵砚奎二位争执起来的张君秋,究竟怎么样?
 
   第二天,张君秋在华乐演《二进宫》。这是一出老生、青衣、花脸三种行当集于一台的唱工戏,三个行当戏的分量都不轻。张君秋演的是剧中的李艳妃。老王宴驾,太子年幼,李艳妃为保住明朝基业,决定要自己的父亲李良扶王保驾,谁知李良大权在握,独断专行,显露了谋朝篡位的野心。李艳妃只好求助于两位老臣。一个是开国元老徐延昭,一个是兵部侍郎杨波,请他们出兵保驾,防止李良夺权,这两位老臣恰恰是曾经因为反对李良而被李艳妃逐出宫门的。如今,李艳妃反过来又要求助于他们,他们便借这个机会讨个公道,君臣三人在台上,你一言,我一语,唱的都是二黄腔。一场宫廷纠葛就是通过这三个角色的演唱,在这一亩三分地儿的台毯上展开了。老百姓熟悉这个剧情,什么宫廷庙堂?里面闹腾的那些事儿,同老百姓的家长里短有什么两样?不管那些,坐在台下的观众咂摸的是二黄腔的滋味儿。
 
   戏班里有句话,叫作“男怕西皮,女怕二黄”。唱二黄,生、旦同台,用的是生行的调门,旦角就要翻高八度唱,要是嗓子不济,就别想唱《二进宫》。张君秋不怵头,轻启朱唇,款款行腔,唱得如行云流水,舒展大方;似飞瀑直泻,高低自如。有一句[原板]腔,唱词是“你道他无有那篡位心肠”,这句腔用的是“楼上楼”的腔,尚小云最拿手。什么叫“楼上楼”呢?楼够高的吧,楼上还有楼,用这个来比喻腔,腔翻高了唱,翻高了以后还要再翻高,这个腔要的是功力。只听张君秋唱到“你道他”的“他”字时,已经是很高的腔了,而且还几经迂回,音量又十分饱满。让过一个“垫头”,转唱“无有那”三个字,开始小有跌宕,尔后又猛地再翻出一个更高的音来,声音愈发嘹亮甜美,只唱得台下观众个个心花怒放,掌声、叫好声,简直要掀掉华乐戏院的天花板。
 
 
《二进宫》  张君秋 饰 李艳妃
 
  张君秋唱戏,已经习惯于台下的掌声,但他哪里想到,这掌声里还有他心目中十分崇拜的名家尚小云先生的掌声。此刻,尚小云坐在观众席中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
 
    [尾声]吹过,全剧结束。张君秋回到后台,只见万子和迎面走来,叫道:
 
    “别忙着卸妆,尚先生在前台柜房等着见你呢!”
 
    正在一旁准备帮张君秋卸妆的张秀琴的脑子一时没转过弯儿来,问道:“哪个尚先生?”
 
   “哪个尚先生!还有哪位?尚小云尚先生啊!”
 
    张君秋听到“尚小云”三个字,腾地一下,心里一热,也顾不上卸妆,脱了凤冠霞帔,穿着水衣彩裤,随母亲赶往前台柜房。
 
  柜房台案前坐着一位先生,挺拔的身材,白净的脸庞,两只闪着光亮的眼睛里饱含着喜悦、疼爱。左右站立着几位青衣布褂的年轻后生。
 
  张君秋认准了那位先生就是尚先生,忙趋身向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鞠躬礼,闪过一旁。
 
  张秀琴向尚先生请了个安,尚先生忙起身答礼,拉着张君秋的手,高兴地说:“这孩子唱得不错,多大了?”
 
  “十六岁。”张君秋回答。
 
  “谁教的你呀?”
 
  “李凌枫先生。”
 
   万子和向尚小云介绍张秀琴,提到张秀琴就是当年“玉成班”里的梆子青衣。尚小云同张秀琴谈起了“玉成班”的往事,知道张秀琴所在的“玉成班”住的院子,后门直通自己的夫人王蕊芳的家里。当年,张秀琴同王蕊芳来往密切,彼此姐妹相称。
 
    “这么说都不是外人了!”尚小云对张君秋说,“赶明儿到我家里来,我来给你说几出戏。”
 
    尚小云要给张君秋说戏,这话很快传到了李凌枫的耳中。李凌枫沉不住气了,心想,张君秋是早就写给我的呀,尚先生中间插这么一杠子,这算怎么一回事儿!这在梨园行是犯忌的,尚先生不会不懂这个规矩呀!可他明明是要张君秋到他府上去,还要给他说几出戏,这不明摆着要夺我的饭碗吗?
 
    李凌枫越想越不是滋味,可这些话李凌枫又不好同尚小云当面讲。得找个明白人去说,这明白人又不能随便找,还得有身份,能跟尚小云这个大角儿说得上话,最好是从名份、资历上都能压得住尚小云先生的人。
 
  李凌枫想到了王瑶卿。
 
  事不宜迟,李凌枫连夜找到了王瑶卿。见了王瑶卿,李凌枫把事情的经过,怎么来,怎么去,说了一通。张君秋在富寿堂拜的师,这您也大驾光临了,按辈份,您是师爷。王瑶卿一听,是有这么回事儿,文文静静的一个孩子,还不只一次由李凌枫带着到我家里来过,别看不言不语的,屋子里的亲朋好友、三教九流等无论谈什么,也甭管戏里戏外的,他坐在那儿,规规矩矩的,脑子可不闲着,都听进去了。“好啦,缉之,你回去,你就踏踏实实的吧,张君秋的事儿就交给我了!”
 
  李凌枫走后,王瑶卿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尚小云:“听说你看了张君秋的《二进宫》?”
 
  “对,看了。这孩子不错……”
 
  “听说你要给张君秋说戏。”
 
  “是呀!我挺喜欢这孩子的……”
 
  “他可是李凌枫的学生啊!”
 
  说到这儿,不用说了,尚小云全明白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不用说,有人告状了。
 
  “对,这我知道。我没有收张君秋的意思,这您放心。我就是喜欢他,要给他说出戏。”
 
  事后,王瑶卿告诉李凌枫,别嘀咕了,事情全挑明了,那是场误会。李凌枫的心这才踏实了。
 
    (当你读完这篇连载的文章时,希望传扬给更多的戏曲爱好者。让后学者了解前辈大师学艺的艰难,成功创派之不易。让我们广学、博学,为繁荣张派艺术而努力吧!──张派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蔡英莲)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