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留得清名万古扬——怀念万老,感恩万老

  • 关键字: 安云武 万伯翱 万里 边涛 马连良 马派 海瑞罢官
  • 作者: 安云武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07-18 22:40:35
  • 报导来源: 咚咚锵
  • 点击次数:


 
万里同志(右四)、边涛女士(右二)、李胜素(左三)、安云武(左四)、赵葆秀(左五)
 
    我能够结识万老,是通过其长子万伯翱兄。“文革”之前,万老为了教育好自己的子女,将自己的长子万伯翱下放河南黄泛区农场,进行了艰苦的劳动。“文革”期间,伯翱兄有时候到郑州,会来我家坐坐,吃顿炸酱面。他非常喜欢京剧,他的奶奶和母亲也都喜欢京剧,而且他还告诉我,我还在戏校的时候,他的奶奶就常去看我的演出,他的母亲也十分喜欢马派艺术,因此我们两个成了无话不谈的挚交,一起吃炸酱面,一起聊戏,还一块骂“四人帮”。
 
    八十年代,等他回到北京,我也回到北京了,伯翱大哥就带我去中南海万老的家里做客,见到了万老和边涛阿姨,我一看这一家人,就如同普通百姓,吃的穿的都是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非常简朴。
 
    我回京开始演出之后,因为边涛阿姨喜欢戏,我就常请阿姨看戏,那时候边涛阿姨、卓琳阿姨、齐心阿姨、林彬阿姨这几位阿姨常来看我的演出,但是她们从来都是自己买票,有时候我给几位阿姨送票,她们就说:“小安,我把票钱给你。”就是这样,几十年下来,我和万家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在交往的过程中,有几件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得1995年厉慧良先生在天津故去,由于各种原因,厉先生的追悼活动办得极为低调,当时我就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万老和边涛阿姨。万老和阿姨深情地回忆道:“解放初期,咱们在西南的时候,可没少看厉先生的演出,他的故去实在是京剧界的损失。”于是,便以“万里、边涛率子女”的名义向在天津举行的厉慧良先生追悼仪式敬献了花圈,这个分量当然是非常重的,不仅给广大文艺界暖了心,也是给厉先生的莫大安慰,万老对我们文艺界是非常亲善、友好和尊重的。
 
    就我个人而言,也有一件事值得提及。1995年末,“文革”即将三十年,马先生逝世也即将三十年了,我受吴晓铃先生生前的嘱托,计划复排《海瑞罢官》,以纪念恩师马连良先生。经过反复研究,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有了上海演出计划。行前我去中南海向万老汇报了这件事情。我说:“万老,复排《海瑞罢官》,我有三点考虑:第一,三十年前,您和其他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们,在这场‘文革’的灾难中受尽了折磨,这段历史是不应被忘记的。第二,三十年前《海瑞罢官》这出戏使您的好朋友吴晗先生和我的老师马连良先生都蒙受了不白之冤,并为这出戏,为这场灾难献出了生命,这是一桩非常惨痛的教训,我觉得这更不应该被遗忘。第三,当‘文革’兴起时,我们还是青年,在当时很可能没有什么理性的认识,今天我们已经步入中年了,三十年过后,回顾这段历史,我们这一代人,应该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更要教育我们的子孙牢记这段惨痛的历史,使中国不要再有这样的灾难。”万老听后,并没有明确表态同意或不同意,但是他一直在仔仔细细地听着我说,我觉得万老从心里是支持我的想法的。
 
    《海瑞罢官》在上海一共公演四场,得到上海方面的大力支持和热情接待,排练和演出都非常成功,上海电视台还进行了全剧录像,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资料。应当说,《海瑞罢官》的成功演出,凝结了万老以及其他领导对这件事的重视和关怀,这出戏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演出效果和这么好的社会反响。
 
    边涛阿姨每次看我们的演出都非常兴奋,有一次她对我说:“如果演《群英会》,你来鲁肃,学津来诸葛亮,你们凑一台戏,少兰来周瑜,袁先生的曹操,那一定理想。”她十分喜欢马派戏,对我也有很多鼓励,有次她看完我演的《白蟒台》,就对我说:“你唱的节奏和拖唱腔,是不是比马先生要夸张一些了。”我说:“阿姨,您太懂行了,是这样的。因为时代已经不同了,我唱的和当初跟马先生学的略有变化,但还是遵循了马先生的艺术原则和创作道路而进行改变的。”阿姨听了非常高兴。
 
    后来阿姨病重的时候,有时连身边的亲人都不认识。伯翱大哥跟我说了之后,我就常带穆宇、王鹤文、王福隆、赵葆秀、李胜素等人去看望阿姨。我们去了,都要给阿姨唱几段,别看平时阿姨有点糊涂的样子,只要胡琴一响,阿姨的头一下子就抬起来了,精神为之一震。她的秘书和医生都说:“安老师,您这么一来啊,比我们给阿姨吃什么药都管用。”
 
    万老这一家人,老奶奶、万老、边涛阿姨、几位兄弟,乃至身边的工作人员,和我们普通老百姓一样,亲切而简朴,没有任何领导人的架子,这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身体会到的。比如有时候,我们去的人多了,秘书就会抱歉地说:“今天中午家里的伙食费没有待客的支出,只能请大家多包涵了。”由此可见,万老一家的生活是非常简朴的,万老这样一位杰出领导人,一直恪守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
 
    如今万老离我们而去,我的心情十分悲痛。万老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上,始终把人民的疾苦放在第一位,是真正的人民的领袖,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在改革开放之初,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去推动农村改革,去推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万老是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辉典范,他严于律己,严格要求子女,作风正、家风正,退休之后不提字、不讲话、不指示、不参加任何宣传个人的活动,在为人、治家、从政等方面为我们全社会作出了表率,理应是全国党员干部们学习的楷模。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