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叶少兰:谭元寿先生告诉我京剧艺术的真经

  • 关键字: 叶少兰 谭元寿 富连成科班 谭鑫培 谭小培 谭富英
  • 作者: 叶少兰
  • 类别:
  • 添加时间: 2015-08-12 18:14:31
  • 报导来源: 北京晚报
  • 点击次数: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元寿先生是我从小就非常敬重的一位技艺超群的艺术家,他为人规矩、作艺规范、昆乱全能、光彩照人;他家训严格、刻苦敬业、谦虚和善、礼貌待人;他孝敬长辈、尊师重道,在他身上充分体现出民族传统文化礼教的风范;在舞台上,他总是朝气蓬勃、阳光亮丽,是我从学艺时期直到今天学习的榜样。
 
  从京剧初始,谭、叶两家,即我们的曾祖一辈就是创建京剧大业、并肩战斗的战友,我们世代交好,情深义重。先曾祖叶中定、叶中兴与谭鑫培曾祖,在徽班四喜班社同台献艺;先祖父叶春善与谭小培师爷在小荣椿社同门课艺;尊长辈谭鑫培、谭小培又亲送谭富英伯伯进我祖父创办的富连成科班学艺。谭鑫培曾祖对我祖父说:“我的孙子就交给你了,他不是少爷,要遵守班规,不能特殊,别人家的孩子怎样,我的孙子就怎样,只管严教”。在他的托付下,祖父对谭富英先生既爱护又严教,重点培养,因材施教,天天唱戏实践。祖父曾经安排谭富英先生按照老谭的戏路一天唱五出戏,剧目分别是《碰碑》、《卖马》、《洪洋洞》等等,出于对谭派艺术的敬重和培养,把富英先生安排和肖长华老前辈、总教习住在一起。
 
  1923年3月28日,是富英伯伯从富连成毕业的日子,富连成专门为他举办了专场毕业演出,剧目是《黄金台》、从“搜府”到“盘关”。之后富英伯伯又将谭元寿先生送入富连成科班,成为元字辈的高材生。由于元寿先生的勤学苦练,不辱先祖,他取得了超越前人的业绩。
 
  我所以这样说,是通过元寿先生成功独立担当的剧目而言,如文老生唱工重头戏,他有《失·空·斩》、《四郎探母》、《群英会》、《借东风》、《龙凤呈祥》、《红鬃烈马》等等,武老生戏他有《定军山》、《阳平关》、《野猪林》等等,武生靠把戏有《长坂坡》、《汉津口》,箭衣戏有《八大锤》,短打武生戏有《武松》、《三打祝家庄》、《三岔口》,猴戏有《大闹天宫》等等。他会百余出戏,拼搏奋斗一生,达到文武全才、昆乱不挡,他确有超越前人之功。元寿先生出科以后曾在先父叶盛兰先生的班社同台合作演出,包括《群英会》、《八大锤》等等,可见刚刚出科的元寿先生的功力就非常了得,我也曾和元寿先生同台演出过《群英会》、《御碑亭》、《探母》、《龙凤呈祥》等等,我从中学到了好多的东西。
 
  元寿先生对京剧现代戏表演也有建树和特殊贡献。我认为他是把京剧传统程式最成功、最规范地运用到现代剧人物中的创造者和实践者,直到今天引导了三代人。大家都知道京剧现代戏是没有身段程式谱子的,谭先生居然可以用准确的京剧程式动作诠释郭建光这个人物,而且很生活、很自然,这是对京剧继承发展革新创作开辟新路的特殊贡献。由此可见元寿先生基本功有多么的扎实,实践经验有多么的丰富,掌握的艺术手段如此之多。《沙家浜》中郭建光如果没有《武松打店》、《武松打虎》、《蜈蚣岭》的功夫,绝出不来这些武打的亮相和身段。也由此可见京剧是干板实砸的艺术,要真功夫,没有捷径可走,谭元寿先生的艺术人生,告诉了我们这个真经。
 
  愿谭派艺术蓬勃发展,七代、八代、代代相传。祝元寿先生健康长寿!
 
(摘自 《北京晚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