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谭小羽——清云拨明月

  • 关键字: 谭小羽 女老生 北京京剧院
  • 作者: 张桐 江春悦
  • 类别: 演出预告
  • 添加时间: 2015-12-13 11:45:56
  • 报导来源: 咚咚锵
  • 点击次数:

一片清云,一轮明月;初现则朦胧,愈放而晶亮。有时像一叶超然飘逸的扁舟,摇而摆之,但总会随着木桨的节奏,规规矩矩的行止。有时也似一艘于惊涛骇浪中的帆船,游离险要之处;即便有着呼啸而过的巨风,也吹不走那结实的桅杆和帆布,始终驶于正确的航线上。如此如此,不是刻意的修饰,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受和比喻。它们可以用来形容唱腔,或是身段表演,也可以是一种气质和劲头。那么谁可以具备这些特色却又不显得做作而过于雕琢呢?不是别人,正是当今我所欣赏和钦佩的:北京京剧院女老生演员——谭小羽。

20151213-1.jpg

《南阳关》  谭小羽  饰  伍云召

昔时第七届青京赛,谭小羽参赛剧目《南阳关》。身为女士,竟在舞台上饰演一位八面威风的将军,文武并重且唱腔鲜有雌音,让荧幕前的我大呼过瘾。随后不久,青春国粹联盟和北京京剧院共同举办了“青春Eleven秀”活动。青年演员轮番上阵,在青蓝剧场共演11场精彩的文武戏。2013年10月12日是谭小羽的《捉放曹》,这是她青京赛后的首次亮相。我看后,内心不由自主袒露出一种特别的感觉:儒雅。此时,惊和奇像是意料之中了。

20151213-2.jpg

《捉放曹》  谭小羽  饰  陈宫

记得陈宫的挑帘登台,双眼有神,还散发着庄重和深邃的意味。每一个小亮相透着那么精神,有戏。手、头、脚、腿的动作十分协调,让人觉得清秀透畅而不忙叨。引子、定场诗、念白,以及公堂中与曹操对唱,不含杂质般地顺流而下,听着舒心。反西皮“陈宫心中”、行路“听他言”与宿店“一轮明月”,这些吃功夫的段子,谭小羽吟来举重若轻。陈宫的悲、恨、悔等多种矛盾的心理,让其富有儒气的做派和余腔雅韵展现得淋漓尽致。首次亮相,我就记住了这位儒雅的坤生,乍一听好似清云遮明月,虽有隔蔽,但依旧清明温丽。随后清云拨散,一轮明月亮相眼前,那么透亮,那么温婉。

20151213-4.jpg

《碰碑》  谭小羽  饰  杨继业

今年年初,北京京剧院举办了“第三届青年演员(北京)擂台邀请赛”,谭小羽参赛剧目是唱念繁重的《杨家将》,终以99.59高分夺得擂台赛之擂主,我有幸于现场见证这一辉煌。老令公英雄末路,在愤怒而悲怆的心理状态下唱了“叹杨家秉忠心大宋扶保”。头句大起大落,一气呵成,而后便有了细腻之感。腔快而转折多,但层次节奏不乱。配合张一平的弦儿,珠联璧合!特别是“寻一个避风所再做计较”,腔落跟着刀花、亮相,绝望而痛苦的眼神,使当时在现场的我简直要落泪。

20151213-3.jpg

《清官册》  谭小羽  饰  寇准

《清官册》的核心唱段“一轮明月”和《捉放曹》大不相同。《捉放曹》是悔恨,而《清官册》是清儒、无奈感情多一些,可谓一唱三愁。后者有个难点,就是“一盏红灯审到天明”的“明”字,转折不少,腔还要落一七辙,容易使人张不开嘴。谭小羽的立音非常好,冲而亮,有时用假嗓也很有穿透力,不生涩。这段二簧看起来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不及捉放曹抑扬顿挫的唱腔和心理活动,更没有文昭关痛愤人心的哭吼和疾风骤雨的胡琴。但要演员唱出特色,唱出寇准“清”的感觉,在平实中出奇,就大不易。

谭小羽有一条云遮月功夫嗓,可以唱出外实内松的境界。云遮月并不是听着沙哑、朦胧、软弱,而是有种特殊的韵味,清亮、充实、有分量,且渐入佳境,内在的劲头不软。坤生不怕高音,因为女性天生调门就高,贵就贵在中低音。许多老生调门减了,音量也跟着减了,且发飘发散,虚弱无力。谭小羽妙在把声音从声带的高位置向下传递,再利用胸腔共鸣,使声音沉下来,以得自然的宽厚。总之,一条功夫嗓,既能“上得去”,也要“下得来”。

她的腔调似唱而吟,该放的时候斩钉截铁,该收的时候绝不拖沓。像《碰碑》的反调,《南阳关》的“恨杨广”等段儿,高低浮动很大,尺寸不好把握,节奏变幻莫测。而谭小羽一气呵成,每一个转折点都交代清楚,张弛有度,绝不含糊。无论湍急还是舒缓的唱段,都在规矩的基础上收放着。就像小舟和巨轮,无论是风平浪静还是惊涛骇浪,在船长律动的驾驭下,都能按照规定的航道正常行驶,但不乏诗意的摇摆和激烈的惊动,让人那么爽心悦目,不知肉味。最大化地接近余派本真的味道。

20151213-5.jpg

《审潘洪》  谭小羽  饰  寇准

北京京剧院有两位青年演员的念白我十分佩服,一个是杨少彭,一个是谭小羽。这二位的《杨家将》我都在现场看过,各有千秋。在《审潘洪》那一大段道白中,杨少彭显沉稳,从头至尾速度基本一致,符合杨三爷那中正平和的艺术味道,像是在忧伤地讲述。谭小羽念来渐行渐快,每个字从嘴里出来绝不拖沓,不是在背词,而是真正用内心去哀愤地诉说杨家之不幸。虽说个别地方有些吃力,但总体荡气回肠,每一段的精彩之处都会有炸堂好!如此观之,谭小羽重视了大多数演员不在乎的念白,可贵至极。

20151213-6.jpg

《武家坡》  谭小羽  饰  薛平贵

当今大部分青年京剧演员没有多少登台实践的机会,出错在所难免。关键是演员自身如何对待演出和失误,不予理睬、得过且过还是一心一意、引以为戒呢?我想,谭小羽属于后者。你看她对每个人物不同的理解和演绎,千篇而非一律。看她的戏像是看一篇好文章,没有用大力的痕迹,却文风素雅。辞藻也许并不华丽,但意味清秀,读来沁人心脾,还存些六朝小品的痕迹。

算起来在现场看谭小羽的戏有《杨家将》《南阳关》《捉放曹》《断密涧》还有国家大剧院清唱《黄金台》。之前听说她《将相和》《探母》《武家坡》《洪洋洞》等戏的演出,由于时间原因没去看,很是遗憾。我的女友蓝江也很喜爱谭小羽,特为其赋小令一首,以描画那优美动听的唱腔。

《太常引·题坤生谭小羽》

檐牙玉兔戴重纱,浅水绕汀葭。光景漫京华,又飘渺,仙音玉葩。

寻声何处,氍毹锦上,歌者亦簪花。此调入谁家?清商曲,流连月斜。

(文:张桐  江春悦,摄:孙觉非)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