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谭腔刘唱 余韵如传

  • 关键字: 翁思再 傅希如 华东师大出版社 刘曾复说戏剧本集 子胥逃国 赵群
  • 作者: 翁思再
  • 类别: 演出预告
  • 添加时间: 2015-12-14 18:44:47
  • 报导来源: 新民晚报
  • 点击次数:

刘曾复先生生前对京剧老生艺术进行了梳理,其成果均在出版物或弟子们的口碑里,罕见于舞台。然而前天下午上海京剧院傅希如在逸夫舞台主演《子胥逃国》,把《长亭会》《文昭关》《浣纱记》《鱼藏剑》四个折子戏熔于一炉,俾不同于广为流行之杨派唱法的刘曾复版本得以呈现,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从剧场内此起彼伏的掌声,散戏后争购纪念册和签名售书的热烈场面来看,这场以抢救失传剧目为宗旨的演出,获得了观众的认同。

这场《子胥逃国》是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为庆贺《刘曾复说戏剧本集》出版而主办的。该剧也可称《伍子胥》或《鼎盛春秋》。在我国民间,伍子胥这个历史人物之所以被千古传诵,与儒家的一个重要思想有关。伍子胥逃离楚国,到吴国借兵报仇,最后把殃国害民的暴君楚平王之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三百。可是,伍子胥搬他国之兵杀本国君主,岂非违背儒家“忠君”之条?其实不然。王元化先生说,儒家所提倡的忠君爱国是有条件的,君臣关系也是双向的。孔孟分别说:“君视臣以礼,臣视君以忠”;“君视臣为草芥,臣视君为寇仇”,孟子还认为杀掉暴君昏主不是弑君而是除掉独夫民贼。由此可见儒家所提倡的忠并非愚忠,因而《子胥逃国》拥有一个全人类关注的主题。

在本剧扮演伍子胥的傅希如是全国青年京剧电视大奖赛的金奖得主,崛起的势头很盛。前晚《长亭会》一出场,他身着箭衣,头戴白色孝巾,以急匆匆的“圆场”表现出遭到灭门之害的伍子胥仓皇出逃。为了说服申包胥放行,伍子胥有一段“西皮二六”设计得很别致。该段唱词杨宝森为14句,而刘曾复版本则有26句之多。盖二者来路不同,杨取汪桂芬而刘取谭鑫培。傅希如以如泣如诉的唱法,详叙了伍子胥逃离楚国的前因。

第二折《文昭关》的亮点更多。伍子胥出场时两句散板,杨派为“伍员马上怒气冲,逃出龙潭虎穴中”,而傅希如则唱作“勒马停蹄威风勇,只见道旁一老翁”。脍炙人口的杨派“一轮明月照窗前”,“一”字平出,迅即以高阳平唱“轮”,这是徽音唱法;而傅希如则以十三“噫”(又作十三“一”)起唱,即在“一”字上以两板八拍之多的时值蜿蜒行腔后,以阳平低出落到“轮”字,这是汉音唱法。刘版这个唱法的源头可上溯到京剧草创时期的王九龄。这段二黄慢板的腔词与杨宝森不同处甚多,而后面两段快原板更是精彩纷呈。刘曾复所传原词是“鸡不鸣犬不吠月淡星稀,孤雁飞惊动了杜鹃鸟啼……”由于“稀”字拖腔较长,傅希如自感一七辙的闭口音不便发力,便把“月淡星稀”改唱为“夜色含悲”,果然扬长避短,效果更好。刘版《文昭关》末段二六对老谭遗响做了一些改造,其腔词结合堪称一绝。“我三人同把巧计定,皇甫官人假扮俺伍员去闯关门”,下句突破了一般的词格,字数较多,而且刘曾复“去闯关门”唱腔几乎每字两拍,可谓二六板式中极少见的“宽板”。傅希如在演唱中忽奇忽正,巧拙相间,闪展腾挪,妙趣横生。

在同张派名青衣赵群(饰浣纱女)合演《浣纱记》之后,傅希如又演绎了《鱼藏剑》。全剧唱段繁重,而他此时仍能神完气足,末句“风吹云散见虹霓”的嘎调高腔挺拔嘹亮,胜任愉快。更为难得是,他最后扎大靠持银枪 “打五将”,表现伍子胥帮助公子姬光诛灭姬僚余党,政变成功,从而成为吴国的重臣。傅希如开打把子娴熟,“鹞子翻身”迅疾,“跺泥”落地生根,“枪花”如轮飞转,显示了扎实的武功。同时他也以这样的表演告诉观众:虽然伍子胥在逃国路上破衣烂衫,吹箫乞食,累累如丧家之犬,然而他仍是力能举鼎的大将军本色。

《子胥逃国》仅是《刘曾复说戏剧本集》的冰山一角。希望更多的“傅希如”和“华东师大出版社”共襄善举,抢救、钩沉、保护、承传,以不负祖先馈赠的灿烂文化。

(摘自 《新民晚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