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瑜老板2888块的“跟包票”卖给什么人?

  • 关键字:
  • 作者: 解三酲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5-12-29 15:34:34
  • 报导来源: 北京青年报
  • 点击次数:

时维冬至,一向走在个人品牌营销前沿的京剧女老生王珮瑜亮嗓“瑜音绕梁·2015·冬至清音会”,门票中有一档名唤“梨园弟子”的颇引人瞩目:盖2888元高价换来的是“全程伴随瑜老板的机会,从后台到前台,从化妆到演出”,没有茶水小吃,开戏了就站侧幕看。从前站侧幕的,若非管把场的老师,多半是管饮场的“跟包”,也即现在的明星助理。看看这票背后的待遇,也难怪被戏迷形象地称为“跟包票”,直斥吃相太难看。

友邦大可不必惊诧,如同章诒和女士的《伶人往事》是“写给不看戏的人看”,这一档的票,乃至整个清音会,也是卖给不看戏的人。

清音会的举办地点是大观园戏楼,两层加在一起也就不到三百座,被细致地分为“唱念做打”188元到“冠名档”26888元若干档,不管是起点还是顶点,都超过甚至远超当下戏曲演出的一般票价水平。而清音会的内容,据其官方宣传,是借清音桌的传统,行“‘清谈+演唱’的小型沙龙式演唱会”之实——换到流行音乐界,这样的活动大概应该叫歌迷见面会。“清谈”在前,“沙龙”在后,无疑都明示这是唠嗑中夹带演唱的主题交流,而不是歌舞间歇吼几句“你们还好吧”“大家一起来”的演唱会。搜遍所有的宣传信息,也无从得知这场清音会一共唱几段、每段是什么,这和一般的名段演唱会大异其趣,多半也是怕耿直的小伙伴来按图索骥。毕竟广而告之的没唱那叫合同履行不适当,而笼而统之称清音会,你若来听了却嫌唱得少,全是西皮流水没有二黄原板,那就是你自己的重大误解。

如此明晃晃的Flag,任何一个老看戏或者至少看过戏的观众,大概齐都明白最后的舞台呈现里肯定没有故事,甚至没有足够的歌舞,何言以歌舞演故事的戏曲?还肯花大价钱买票,买正脸儿都看不到的票,铁杆粉丝无疑。不看戏的人,或者铁杆粉丝,二者必居其一,这才是这场清音会进行精确市场定位后的目标受众,周瑜打黄盖般的契约自由。至于不肯花钱图瑜老板这个人或者国粹这块牌子的,吹皱一池春水也干卿底事。

因为是这样的清音会,部分戏迷担心瑜老板在后台扮戏,有买了票的大眼珠瞪着嘴里不停问着,会不会影响她“默戏”进而影响演出质量?这份担心却也多余。人上台还聊天,主打聊天,要么是可以一秒钟入戏,要么本身就不追求入戏。观众也是,都围观了化妆的整个过程,还如何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布莱希特,太布莱希特了,真是妙哉,入与不入间。

整个京剧的表演体系并非是追求故意间离,出乎其外的前提是入乎其中。不过主办方很聪明地提前招认,“清音会不是京剧表演的全貌”,所求不过是为你打开一扇窗。当作为传统文化立体表现形式的京剧,拆成一个个唱段镶嵌在夹叙夹议之中,透过这些碎片要折射、复原、重构整个八宝楼台,也太考验观众的想象力和对京剧本身的熟稔。

当然不排除有人因为碎片的光彩夺目会对整个楼台产生兴趣,就像有观众会因为青春版《牡丹亭》一把扇子扇活了满台的花花草草而对昆曲这个剧种心生缱绻,也有观众会因为样板戏、小剧场京剧对于传统京剧产生探究的欲望。但一来经青春版《牡丹亭》、样板戏、小剧场京剧之门径所登之堂是否正脉尚有疑问,二来这些到底还是整体化的呈现,是借青春来演《牡丹亭》,而不是青春的牡丹。

演的不是戏,看演出的不是看戏人,台毯上下对产品属性都心知肚明。如果默认瑜老板的属性是京剧演员、主业是演京剧的话,整个清音会其实只是个事先张扬的周边,和她卖的“瑜茶”并无二致,属于纯粹的粉丝经济,或者tag为王的互联网时代的消费。既然允许有“粉丝电影”存在,为什么不允许有“粉丝戏曲”的存在呢?虽然在影评家眼里纯粹的粉丝电影不能算电影,在戏迷眼里“梨园弟子”档圈钱圈得过于赤裸裸。

按说,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为什么还要说人家愿意买票听清音会的铁杆粉丝不算看戏的人呢?看戏看戏,看歌舞也看故事,看角儿的玩意儿也看你来我往的机锋、眉梢眼角的风情,而不是看一个人的背影,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这样的清音会,戏之不存,看戏人焉附?

余生也晚,而瑜老板在中青年京剧演员中出名颇早,按老话说那是“科里红”,所以我基本是看着她演的戏长大的,也看着她从标榜回归余派的“十八张半”到出演马底余面的“骨子老戏”《赵氏孤儿》,从单枪匹马出来成立工作室到回归体制内,又成为“新国戏”的艺术总监。瑜老板强调传承,并且声称不演新编戏,将“移步不换形”的脑子从剧本换到了推广,从内容换到形式,也确实趟出了另一条戏曲演出市场化的路径。不过本人作为审美和消费观都偏保守的年轻观众(80后,应该还算年轻吧),我不能跟进她个人从“学成文武艺,货卖与识家”到“货卖与不识”在商业模式上的跃进,不管这种“不识”是因为确实不识,还是因为被偶像光环遮蔽了的“不识”。正是因为观众“不识”,对于演员“文武艺”究竟有没有学成也就会丧失了辨识能力,可能的不良后果就是演员对业精于勤的自我修养丧失控制能力。毕竟如果“瑜茶”卖的是“瑜”,那么清音会自然是“瑜音绕梁”,而非一定要余音绕梁。

(摘自 《北京青年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