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筱派艺术 花旦楷模(序)

  • 关键字: 于连泉 筱翠花 刘曾复 序言
  • 作者: 刘曾复
  • 类别: 演出预告
  • 添加时间: 2016-01-09 16:57:27
  • 报导来源: 咚咚锵
  • 点击次数:
       按:此序言是我在五年前确定重新编纂出版于连泉先生的专集后,于2011年底,由刘先生在电话中授意与我起草,并由于连泉先生的女儿于宝荣和她的儿媳李小琴亲自到刘先生在右安门的家中请刘老修订的。按刘老的本意,于连泉先生和诸如香先生以及未改名时期的白牡丹才代表着京剧传统的花旦。但是在序文中,刘老并没有坚持这一观点。不过我认为这一论点对我们认识京剧的花旦艺术发展史很有意义。例如我们说王瑶卿创造了青衣花旦两门抱的花衫,而梅兰芳先生坚持说他的祖父梅巧龄也唱思凡、闹学,也唱雁门关的萧太后,他的弟子余紫云更是青衣花旦两门抱,如果说有人创立青衣花旦两门抱的花衫,起码应该从余紫云算起。而我在上海见到百岁老人张古愚时,他却坚持认为梅兰芳把青衣、花旦两个行当集中一身是不对的。可知旦角的历史之一斑。而刘老对小翠花的艺术奉若神明,并认为是京剧花旦表演艺术之圭臬,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总之,刘老的序言对我们学习认识小派艺术是非常重要的。
 
和宝堂
 
筱派艺术  花旦楷模

(序)
 
刘曾复
 
       得知中国戏剧出版社为于连泉(筱翠花)先生出版专集,我感到由衷地欣慰。因为这里蕴涵着拨乱反正,清源正本的意义;我所以这样说,因为于连泉先生在中国京剧史上举足轻重的位置。是一位不可忽视的人物,因为他的筱派艺术是京剧表演艺术中的一个高峰,一个后人无法攀越的高峰。但是多年来,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确实把他和他的艺术忽视了,真可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今天能够为他出版这本书,说明出版社能够尊重历史,使于连泉先生得到社会的公认;使他的筱派艺术得到继承与发扬。
 
       今年是于连泉先生110年诞辰,提到于先生有些青年演员或许感到他太老了,以为他的筱派艺术已经过时了,其实于连泉先生在京剧历史上是一位真正现代派的花旦表演艺术家,可以说,今天舞台上的许多花旦演员和花旦戏都离不开荀慧生与筱翠花这两位奠基人。现在,我们言必称“四大名旦”,如果以“四大名旦”作为一个坐标的话,可以说筱翠花完全可以与四大名旦平起平坐,正如当时许多评论称筱翠花先生是唯一的一位可以与四大名旦分庭抗礼的旦角演员。当时梅兰芳的扮相、台风、唱念可称臻于完美了,可是我们看到筱翠花与梅兰芳同台演出,于先生丝毫不逊色于梅先生。他在舞台上总是那么神气饱满,始终都拢住观众的眼神。如果不是梅、程、荀、尚这老四位,就凭筱翠花先生往台上那么一站,那怕是个配角,也难免要喧宾夺主的。所以他和萧长华、马富禄演一出《小上坟》或《打刀》也能演大轴,卖满堂。
 
        凡是了解点儿京剧史的人都知道,由于众所周知的“戏改”,筱翠花的许多拿手戏都被查禁了。原来可以独自挑班唱戏的大主演,最后无戏可演,除与四大名旦合演《樊江关》,与四大须生合演《乌龙院》等戏外,就只能在程砚秋的《碧玉簪》中扮演个丫鬟,或者在尚小云的《福寿镜》中扮演寿春。然而,哪怕他演一个丫鬟,也能光彩照人,也有大艺术家的台风,也让观众感受到筱派艺术的特殊魔力。前几年,许多人看了音配像的《碧玉簪》后问我,省亲一场的丫鬟在下场时怎么会有观众给他鼓掌,而且那么热烈呢?由于给丫鬟配像的演员没有看过当年于连泉先生的表演,又没有下过于连泉先生那样的功夫,便无法再现当年的筱派风采,以至观众掌声成为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因为他那如同“水上飘”的圆场是多少个严寒酷暑练出来的。一个每天在地毯上跑十圈圆场的青年演员又怎么能与每天头顶水碗,两腿夹纸,踩着硬跷,在冰上跑上百圈圆场,连续跑了几十年的于连泉先生同日而语呢?
 
       至于说到于连泉先生的戏“粉”,现在叫作“黄色”的说法,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其实于连泉先生的戏非常规矩,很精致,但不过火。例如他演《战宛城》中张绣的婶母邹氏,就中规中矩,最后刺婶时他按武生的范儿走五龙搅柱,都是肩膀着地,很漂。我们看这本书中有他演戏的自我说法,如《拾玉镯》中最后下场,当时戏中旦角在问刘媒婆:“啊妈妈,几日与我回音哪?”当刘媒婆说完“三天。”后,很多花旦演员还要再问两次或三次,表达急迫的心情。于连泉先生则认为不妥,他说一个没有出过闺门的封建女子不可能那么大胆表白的。所以他每演到这里只问一次,足见他对剧中人的分寸感何等严格。再如他演《杀惜》时,非常抓观众,我看过多少次,每次看都像第一次看,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如阎婆惜在挑逗宋江最后拿出刀来真要杀她的时候,尽管阎婆惜看到宋江的刀立即惊慌失措,像筛糠一般,也让观众备感紧张,几乎都要摒住呼吸。但是他在书中特别强调,这出戏的阎婆惜不是泼辣旦,必须是花旦应工。因为阎婆惜年龄尚小,不懂事故,喜欢年轻的张文远,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思想比较简单,所以不要演得那么复杂,我想这正是他这出戏高人一筹的地方。
 
       在这本书中,于连泉先生现身说法的几出戏,是非常珍贵的表演艺术资料,现在的青年演员也许一看就懂,就能应用到舞台上,然而我要特别提醒一下,学戏一学就会,不一定就是好事。唱戏如同写字,字,谁不会写,但王羲之要临池练字,变成墨池,王献之要写完18缸水,才成为书圣。我们唱戏也是一样,没有像于先生那样的功夫要演出筱派的风采只能是天方夜谈。学京剧没有捷径,以为学点理论,有些聪明,又有高学历,高职称就可以达到没有上过学,没有任何学历的于连泉先生那样的水平是很不现实的。现在我们的青年人应该知道,学历是一回事,演戏是又一回事。我衷心劝告青年演员,要学好筱派艺术,首先要像于连泉先生那样持之以恒地勤学苦练,其他行当也是一样。  
 
       戏班内外,都称于连泉先生为筱老板,我有幸和张伯驹先生两次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为筱老板唱开场戏《盗宗卷》,有过一些交往,也很有感情,但是自信以上所说没有丝毫过誉之辞,只能说以上所言远远没有描绘出筱老板的筱派艺术之一斑。您看看他本人在书中的现身说法,可知我所言不虚。仅为序。
 
2011年初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