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梅兰芳沪上演出纪》前言

  • 关键字: 张斯琦 梅兰芳沪上演出纪 前言 演出志 梅讯 京剧艺术
  • 作者: 张斯琦
  • 类别: 宣传推广
  • 添加时间: 2016-03-20 21:07:32
  • 报导来源: 咚咚锵
  • 点击次数:
       艺术史,作为历史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对于记录人类社会的文化演进具有重要意义,《礼记》说人情是圣王之田,人的心理、精神层面研究是历史学最核心、也是最具难度的课题。艺术往往是最能反映人类心理与精神的客观存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的艺术形式很多,这些形式在中国历史的发展中可谓同源而异流,它们几乎都源于以《十三经》《二十四史》等传统经典为载体的儒家文化,但又因时代、地域等客观条件的差别,呈现出各不相同的外在形式,每个朝代都有代表性的传统艺术,诸如书法、绘画、诗词、文玩等艺术门类,它们的发展过程,基本都已经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史学,并逐渐得到正统史学界的重视。
 
20160320-7.jpg
 
京剧大师梅兰芳
 
       在中国近代艺术史上,京剧的崛起与发展是一件具有时代意义的史实。在京剧出现之前的中国传统戏曲,虽然也有昆曲这样的优秀代表,却很少有如京剧一般,在几十年的历史中涌现出一个以谭鑫培、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等艺术家为代表的大师群体,艺术水平之高,艺术修养之深,影响之大,与历史上顶级的诗人、词人、书家、画家相比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是等量齐观。京剧的艺术原则、精神理念,亦与传统文化一脉相承。正统血脉与兴隆气象,使京剧称得起是代表二十世纪上半叶社会发展的中国传统艺术。同时,京剧在整个社会上的普及程度与传播范围,亦是同时代其他戏曲等艺术形式所无法相比的,像谭鑫培、梅兰芳这样的京剧代表人物,可以说引领了时代的审美风潮,对当时社会文化、经济的演变都有相应的作用。但京剧发展的宏观历史、艺术家的个体经历以及京剧艺术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却常常被研究艺术史的学者所忽略。提高京剧史在中国艺术史中的地位,对于京剧界与学术界都可说是一件时不我待的重要研究工作。
 
20160320-8.jpg
 
1923年梅兰芳在沪演出,与王凤卿、言菊朋、陈彦衡、姜妙香等人赴袁寒云宴会,此照即为袁寒云题赠梅兰芳。
 
       就如正史中的本纪与列传一样,京剧史的构建与研究,理应从每一位艺术家的个体历史入手。在二十世纪的京剧发展历程中,伶界大王谭鑫培是当之无愧的代表人物,谭鑫培的贡献不仅仅在于开创老生谭派艺术,更奠定了整个京剧发展的构架与格局,是可以全面代表京剧发展的里程碑式人物。谭鑫培身后,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三大贤”成为京剧鼎盛时期的梨园领袖,其中梅兰芳更是被誉为谭鑫培之后的伶界大王。梅兰芳的艺术功绩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他使得京剧旦行超越生行,成为舞台的核心行当。梅兰芳与梅派艺术,当时在中国影响之大,并不输于晋唐时代的二王书法与李杜诗篇。梅兰芳游历东洋,出访欧美,将国剧艺术推向世界,这一大贡献是必定彪炳史册的。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梅兰芳亦被宣传为京剧艺术的首席代表,因此对梅兰芳本人以及梅派艺术的研究,是冷门研究中的热点话题。
 
20160320-9.jpg
 
1928年梅兰芳在上海荣记大舞台演出《廉锦枫》
 
20160320-10.jpg
 
1928年梅兰芳在上海荣记大舞台演出《西施》“响屧廊”
 
       纵观对于梅兰芳的学术研究,虽然建国后一直都在进行,但仍有一些基础问题没能得到及时解决,这些问题一方面表现在意识形态的副作用上,将梅兰芳塑造成为一个有利于文艺宣传的完美形象,而有意无意间回避了一些时代背景与客观史实;另一方面,当意识形态的禁锢逐渐放开,学术研究的基础性工作——原始史料的积累却露出很多缺陷,学术研究成果中经常出现一些失真失实的败笔,原始史料的搜集考辨,是梅兰芳及梅派艺术研究中一个需要特别重视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既要了解京剧艺术的发展与特点,更要借鉴史学领域中校勘、考据等优秀方法。
 
       本书的编著,正是在京剧史料整理方面所做的一个尝试。所选取的切入点,是梅兰芳在上海的演出史。上海是中国近代开埠最早的城市之一。由于历史原因与地理位置,它兼容东西方文化,包容性极强,是中国近现代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演变的重要参照。上海对京剧的发展具有非凡意义,“京剧”一词最早即出现在上海的《申报》上,历来有成就的京剧艺术家,如同鱼跃龙门,无不到上海展示演出。而梅兰芳与上海的渊源则更为深密,早在1913年,梅兰芳即随王凤卿第一次赴沪演出。1916年第三次在上海演出,梅兰芳已然稳居大轴。20世纪30年代初,梅兰芳举家定居上海,一直到50年代初,梅家居住上海达二十年。上海的观众与市场,对梅兰芳的艺术是一种锤炼,而上海包容万象的文化氛围,更是开阔了梅兰芳的视野,促进了梅派艺术的形成。直到梅兰芳的继承人梅葆玖,他的成长也是与上海这座城市密不可分,可以说上海是梅派艺术的福地。
 
20160320-11.jpg
 
1938年梅兰芳在上海黄金大戏院演出《西施》,此照为刘忻万摄赠梅兰芳
 
       本书体例以编年为序,每一年的史料集合为一章,每一章的内容均有以《申报》演出广告为依据编纂而成的《演出志》。
 
       《演出志》主要记载了1913年至1948年梅兰芳在上海的演出信息,1949年后因史料不全暂作存目。《演出志》主要依据于《申报》京剧演出广告,民国时期以京剧为主的戏曲演出市场极为繁荣,《申报》每日至少有一个专版刊登各大戏院的戏曲演出广告,内容十分全面,从戏码由先到后的顺序,到演员的次序,到票价的档次,都有细致讲究的记载。
 
       梅兰芳本人曾说:“一出戏是否受观众欢迎,只要看它在每期演出的次数,就可以知道了”《申报》演出广告作为研究梅兰芳演出史的第一手材料,其可信及客观程度很高。演员的演出次数、剧目的演出频率等信息,尽可一目了然。这部分史料的整理,力求尽可能多的传递出报纸广告蕴涵的信息,为求史料的完整性,凡《申报》所刊登与梅兰芳相关的演出广告,本书对整场演出的剧目与演员都做了记录。 
 
       演员的座次排名,首先以字体大小作为标准,字体大的通常都是重要的演员。如果字体大小相同,则以名字的排列方式为标准,京剧界广告字体排列常用三种方式,“躺着的”,即演员姓名一字横排,这种通常都是最主要的演员;其次是“坐着的”,即演员名字呈三角型排列;再次是“站着的”,即演员名字一字竖排。如果排列方式相同,则其中间为首,以右为尊,从中间向左右对称排列。
 
       在申报等民国报刊广告上,除了刊登主要演员、剧目外,为了招徕观众、吸引眼球,常常还附有广告词。这些广告词不乏夸张噱头的成份,常有言过其实之处,但也保留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比如每出戏的主配演情况,一些新编戏的场次、关目包括艺术特点,都在广告词中有所体现。因此演出志的整理中也录入了一部分有价值的广告语,更能全面反映当时的市场环境。如1926年四本《太真外传》在上海首演时,《申报》对每一本的具体内容、主要演员都登载得很详细,又如1929年在沪首演《春灯谜》,每一场的内容也都有记录。这些广告,对研究梅兰芳的艺术生涯、剧目变化及梅派艺术的形成过程,乃至整个京剧的发展,都是一份可信的史料。
 
20160320-12.jpg
 
1947年梅兰芳在上海天蟾舞台演出《凤还巢》“三看”
 
       演出志的编撰,不单单是记录每年每期每场的演出信息,也包含有对演出史料的取舍与校勘。本书对演出志的注解,如主要演员的介绍、演出情况的概括、剧目演出频率的统计、同期其它剧院的演出情况,都以按语形式体现出来。
 
       除历年《演出志》外,1920年——1928年的章节还选入了《申报》连载篇目《梅讯》。
 
       《梅讯》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申报》为记录梅兰芳莅沪演出、活动所作的专题报道。二十年代梅兰芳曾于1920年、1922年、1923年、1926年、1928年五次莅沪演出,每期演出《申报》都有《梅讯》连载,从首日莅沪到离沪返京,几乎每日一篇。《梅讯》的内容与演出志不同,多是记载梅兰芳每日的生活起居、宴游交往等内容,作者为“春豂”“东阁”“知”等人,颇有私家笔记之风。
 
20160320-13.jpg
 
1946年7月,梅兰芳、周信芳在皇后大戏院演出《凤还巢》
 
       《梅讯》,某种程度上说是《申报》为壮梅兰芳在沪演出声势所作,所以作者在报道一些事件时难免有偏废之处。这在当时报评界引起了不小的争论,特别是《晶报》主笔冯小隐等人甚为反感,以至撰文痛斥《梅讯》,应该说反对者的意见有一定道理。但在今天,《梅讯》却成为研究梅兰芳在沪演出及交游的一份难得史料,其中一些内容对京剧史实的考证有重要作用,如梅兰芳在沪灌制百代唱片、蓓开唱片、大中华唱片的时间、地点等细节,《梅讯》中均有详细记载。
 
       《梅讯》记录了大量梅兰芳与上海各界贤达交往的细节,其中很多人都是赫赫有名的政界要人、商界名人及学者文人。这对研究20世纪京剧在社会上的普及程度与京剧演员的身份地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同时也对梅兰芳个人的社会影响提供了实证。较为珍贵的是,《梅讯》中记录了大量知名文人、画家为梅兰芳所作的诗词歌赋,作者多为况夔笙、陈夔龙、朱彊村、陈三立、赵叔雍等诗词名家。对《梅讯》的注释,本书亦采用按语方式,对相关人物、诗词典故加以注解。 
 
20160320-14.jpg
 
1954年,梅兰芳率梅剧团演出于上海人民大舞台,青春照相馆每日赴后台拍摄剧照,图为《贵妃醉酒》。
 
       《演出志》与《梅讯》两部分史料,基本囊括了梅兰芳在沪演出的大部分史实。但这两部史料的侧重点又各有不同。《演出志》以报纸与戏单等演出史料为根据,以演出时间、地点、剧目、人员为内容,记录和体现梅兰芳在沪演出的真实情况。而《梅讯》则是时人记录梅兰芳起居生活、社会交往,内容更为丰富,随笔性质也更强。本书在客观整理史料的同时,对其中一些内容也做了一些考证与评议,均一并以按语形式刊出。
 
       在《演出志》《梅讯》基础之上,本书还选取了来源于其他同时期民国报刊、书籍的相关史料,如上海《时报》《晶报》《戏杂志》北京《顺天时报》等。《舞台生活四十年》一书中涉及在沪演出的文字也做了节录,这些相关的史料均以按语形式一并录入本书中。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