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铁冠图》很冷很著名

  • 关键字: 铁冠图 李孟嘉 李世声 刺虎 梅兰芳 富连成 奚中路 凌珂 蔡正仁
  • 作者: 涉川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6-04-12 10:33:45
  • 报导来源: 北京青年报
  • 点击次数:
20160412-1.jpg
 
  乍一看这个题目似乎是个病句,既然“著名”为什么会“冷”?既然“冷”怎么“著名”?
 
  说起《铁冠图》这个名字,似乎即便在戏曲爱好者当中也不算耳熟能详。如果说起其中的几折,例如《别母乱箭》、《守宫杀监》、《撞钟分宫》、《刺虎》等等,估计会有人说:“哦,原来是这个啊!”
 
  《铁冠图》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呢?清初有一本书叫《铁冠图忠烈全传》,说的是闯王李自成造反,崇祯皇帝覆国的故事。小说开篇有一位铁冠道人叫张子华,被明太祖朱元璋召进宫中问国祚长短。铁冠道人画了三张图,说如果这三件事出现了就亡国了。作者还卖个关子,一开始没说画的是什么。到倒数第三张,李自成都快败出北京了,才说明图上画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无非是有一张画了十八个小孩,被天兵天将你争我夺。“十八子”就是“李”的意思。由于是铁冠道人画的图,所以这个小说就叫《铁冠图》,戏曲是把这个名字直接拿过来用了。
 
  说起这个剧目,其渊源很长。据说在乾隆时期北京曾经有“高腔十三绝”,就是十三位身怀绝技的高腔艺人。其中有一位艺名叫“大头官”,专演帝王戏,他演的“崇祯杀宫”观者无不落泪。后来昆曲《铁冠图》基本维持在十余折的规模,太早的没有什么演出记录,1927年2月,昆曲传习所的“传”字辈学员首次在上海徐园串演全本《铁冠图》,有《探山》、《营哄》、《捉闯》、《借饷》、《对刀》、《步战》、《拜恳》、《别母》、《乱箭》、《撞钟》、《分宫》、《守门》、《杀监》、《刺虎》共十四折。京剧中与《铁冠图》有关的剧目都是从昆曲搬过来的。一代伶王谭鑫培擅演《别母乱箭》,老生宗师余叔岩也是以此剧著名。主角周遇吉回家救火的时候,因为老母殉难,周遇吉心急如焚,恨不得快些到家,可是胯下战马惧火,不住后退,周只好不停地打马向前。据记载余叔岩演到此处既能体现周遇吉的焦急,又能表现出马的畏缩,层次分明,令人赞叹。可惜余生也晚,未能躬逢其盛。
 
  《刺虎》的“虎”不是真老虎,是李自成的义子李过,绰号“一只虎”。有位宫女费贞娥,在闯军攻入紫禁城后,为了保护公主,冒公主的名义被俘。被李自成许配给李过,费宫人假意应允,在洞房花烛之时把李过刺死。这出戏的名字具有一定迷惑性,不熟悉很容易闹笑话。曾经听一位专家谈《刺虎》,说是皇帝在御苑游玩,遇到一只老虎,费宫人挺身而出,救了皇帝。我当时哈哈大笑说:“那不是费贞娥,那是黄三太。”
 
  十数年前,李孟嘉兄和其父世声先生在东城文化馆演过一次《对刀步战》,这个故事是《铁冠图》前部分发生的事,是代州总兵周遇吉与闯王部下李洪基苦战的经过。印象中是二人先对枪、再对刀、再对鞭、再步战。以气度和功架取胜。李氏父子挖掘整理之功大不可没。
 
  梅兰芳先生曾在赴美访问演出时演过此剧,有幸被拍成电影流传。梅先生扮演的费贞娥雍容华贵,端庄典雅。虽然是冒名公主,却与皇家气度天然相似,令人信服。北昆大家韩世昌先生也有《刺虎》影片传世,据说是在吉祥大戏院舞台上录制的,可惜是默片,后来由弟子配唱,在北昆建院五十周年时得以面世。印象最深的是韩先生变脸的表演,面对李过时强颜欢笑、虚与委蛇,背对时则目眦欲裂、刚烈非常,陡然观看时颇觉惊悚。这也许就是老艺术家的功力使然吧。
 
  京剧繁荣昌盛以后,《铁冠图》除了被从昆曲直接搬演以外,还有所改编。据老顾曲家包缉庭先生记载,著名的富连成科班曾经把《铁冠图》缩编为八本。一为战岱州对刀步战;二为李闯王城前拜恳;三别母乱箭一门忠烈;四铁冠道人开库观图;五王承恩守门杀监大战棋盘街;六崇祯煤山殉国;七贞娥刺虎;八吴三桂山海关请清兵。其中仍然多为昆腔。后来富连成社的头科弟子、戏曲教育家刘喜益在执教天津稽古社的时候曾经为稽古社弟子排演过《铁冠图》,并且得到了当时在天津的逊清王室载振的资助,载振特意为这出戏给天津稽古社做了一堂行头,上面绣的满文字样都是载振亲自手书的。
 
  多年前据一位老票友说,他当年看过《铁冠图》,其中有清兵使臣以满文宣读圣旨的表演,每到此处,台下都彩声雷动。
 
  这样一出极具艺术价值的剧目为什么又冷了呢?主要是因为对李自成农民军的立场问题。在小说和舞台上,李自成及其部下都是以“流寇”的面目出现的,属于反面角色。这使得《铁冠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没有认清农民起义军的历史作用”而遭封杀。
 
  其实设身处地地为作者想想,这个立场问题也属于无奈之举。作者肯定是生于大明,长于大明的。对故国的怀念和亡国的痛苦肯定使他感情上会站在明朝一边,可是接下来的清朝统治又不允许他把清兵作为敌对面来处理,可是三股势力已经杀得天昏地暗,总要有正有反。即便作者在当时认识到了农民起义的积极因素,恐怕也只好把李自成写成“闯贼”了。
 

近十几年来,《铁冠图》的剧目有所恢复,不光是老艺术家殚精竭虑,青年演员也在努力继承。奚中路先生要恢复《对刀步战》,天津京剧院凌珂兄曾恢复演出了《别母乱箭》,听说最近还要演,同台的是蔡正仁先生的《撞钟分宫》和张鑫、景琏琏二位合演的《刺虎》,可喜可贺。

(摘自 《北京青年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