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传承梅派艺术精神——我的老师梅葆玖先生

  • 关键字: 梅葆玖 中国京剧之星 大唐贵妃 锁麟囊 卢文勤 文武昆乱 传统文化
  • 作者: 史依弘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6-05-09 11:29:15
  • 报导来源: 人民政协报
  • 点击次数:
       葆玖老师和他的夫人小林阿姨对我很好,待我如梅家的孩子一般。他的离世,我非常难过。我崇敬葆玖老师,难忘他的和蔼可亲,中正平和;难忘他的宽厚仁慈,真诚无私;难忘他对我们小辈的尽心提携……
 
       葆玖老师是一个非常好的人。
 
       1994年,我在北京参加首届“中国京剧之星”活动,第一次见到梅葆玖老师,但那时候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真正了解和走近葆玖老师,是2000年我们一起排练演出《大唐贵妃》。当时,葆玖老师参加各种新闻媒体见面会,带领着我们,像是领着梅家的孩子。葆玖老师充满阳光,思路宏阔,排练《大唐贵妃》时,他尝试在京剧中加入交响元素。首次探索,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需要不断调整与修改,所有人都着急上火,只有葆玖老师淡定从容,他慢悠悠地说:“再来两遍,就好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葆玖老师生气,或者发火,如此涵养像极了梅兰芳先生。卢文勤老师说过:“如果你想了解梅兰芳先生,可以从梅葆玖身上看到很多。他受梅兰芳先生熏陶最多,耳濡目染,身上带有浓重的梅家气质。即使葆玖站在台上不动,身上也散发着梅家温文尔雅的味道。”
 
       排练《大唐贵妃》花了好几个月时间,葆玖老师有空就来。排练间歇,我会向葆玖老师请教《贵妃醉酒》,或者其它戏表演上的问题,他都会悉心指教,包括梅兰芳先生当年的表演是如何设计的,为什么是这么走的。这些教诲,对我的艺术表演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记得有一次,我要演出《二进宫》,手头只有卢文勤老师记录的梅兰芳先生唱腔曲谱,没有录音资料,于是,我求助于葆玖老师,他一口答应帮我找资料,并说过两天太太去上海请她带给我。我心里想,时间那么紧,他又那么忙,可能没什么希望,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料,小林阿姨隔天来上海,就到上海京剧院找到我,把资料交给了我。
 
       生活中,葆玖老师是个特别有情趣的人。他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在上海度过,很喜欢上海,对这座城市有很深的感情。他每次来上海,会结交很多朋友,和这些朋友一起喝茶、吃饭、聊天。他常常骑一辆自行车,在上海满大街飞驰,在弄堂穿来穿去,看一些好玩儿的。葆玖老师不像一个老人,而像是一个年轻人,朝气蓬勃,内心青春洋溢,他喜欢新鲜事物,喜欢玩没有玩过的东西。对京剧创新和未来发展,他充满希望,不保守,很开明,对我们下一代则寄予了很大期盼。我唱《锁麟囊》,他非常支持,对我说:“听说你《锁麟囊》唱得不错,我很为你高兴,能够多学,很好!”他很愿意我们多学一些东西。虽然我没有拜他为师,但是,我们内心深处都认同师生关系,他是我的老师,我是他梅家的一个孩子,拜师只是一个形式,尊重和珍惜这份难得的师生情谊,这才至关重要。
 
       葆玖老师和卢文勤老师是很好的朋友,情深义重。他们从小就在一起,彼此友善,数十年如一日。卢老师去世的时候,葆玖老师写了很长的吊唁函缅怀卢老师,发自肺腑,感人至深,在场很多人无不动容。葆玖老师认为,卢老师是伟大的戏曲教育家,向梅派输送人才,他万分感激卢老师为梅派和京剧艺术所作出的贡献。
 
       2013年,我在上海举办文武昆乱五场大戏演出,其时,恰逢梅兰芳先生赴上海演出一百周年,葆玖老师亲临上海,为我演出开台揭幕,我终生难忘。今年两会期间,我和葆玖老师分在同一个小组,大家都是即兴发言,葆玖老师却认真地手写了好几页发言稿,呼吁保护传统文化,振兴京剧。我们在一起聊天,他对京剧传承的担当,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赤子之心纯粹美好,令人铭心刻骨。
 
       上周,我在北京录制完节目,去机场之前,赶到协和医院探望葆玖老师。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葆玖老师,不由悲从中来。其实,心里已经有所准备,可是很不甘心,一直祈祷葆玖老师能醒过来,有奇迹发生。但是没想到,那次探望,竟成永诀。
 
       葆玖老师走了,很多人都觉得梅派艺术在这个时代也终结了,我不以为然。我们学梅派,不是复制梅兰芳先生,或者梅葆玖老师。梅兰芳先生曾说:“学我者生,像我者死”,他从来没有要求葆玖老师“你要学得像我”,而是希望他博采众长。学梅派,学什么呢?学的是艺术精神,传承和发展的精神,而不是克隆。因此,我们要做的是,发扬光大梅派精神。
 
       认识梅葆玖老师这么多年了,岁月悠悠,往事点点滴滴:
 
       品格上,他仁慈、儒雅、斯文、本真而超然;艺术上,他博大精深,高屋建瓴,推陈出新,在梅派艺术发展史上功绩伟岸,以艺术为志业,终其一生。
 
       梅葆玖老师,我们永远缅怀您,您的音容笑貌永远在我心中。
 
4月26日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摘自 《人民政协报》 2016-05-09期10版)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