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说王金璐

  • 关键字: 周言 王金璐 杨派武生 景荣庆 天霸拜山 挑华车 高盛麟 李少春 厉慧良 周信芳 马连良 武生泰斗
  • 作者: 周言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6-07-13 21:25:58
  • 报导来源: 南方周末
  • 点击次数:
       作为继杨小楼、高盛麟之后又一座武生的丰碑,王金璐先生得享九十七岁高龄,堪称幸运。作为梨园界辈分仅次于马谭张裘那一代人的佼佼者(王先生在1930年代就已经拜马连良为师),王金璐先生从艺时间极长,而且是从老生行进入武生行进而取得极高成就的,梨园行很多人就靠拜马连良为师这个小道,就能混一辈子饭,与这些混饭的人相比,王金璐先生是有真玩艺的。
 
       王先生成名很早,14岁就拜了马连良,18岁被《立言报》票选为“童伶选举”中的生行冠军,此后三年,才有《立言画刊》评出来的“四小名旦”,王金璐那时候常与四小名旦之一的宋德珠一起演戏。1950年代,王金璐艺术上逐渐成熟,地位也由此奠定,与高盛麟、李少春、厉慧良被评为“四大武生”,这四大武生中,高盛麟武戏最好,公认是继杨小楼之后武生第一,但缺点也是明显的,公认长靠优于短打,而李少春则文武兼长,但武戏不如高盛麟,逐渐向文戏转变,武戏只有《打金砖》一折盖世无双。厉慧良武功亦好,但炫技成分太过,有一次演《坐楼杀惜》,杀人之后居然单腿吊毛,殊无必要。王金璐长靠短打皆长,各方面均衡,又因得享高寿,众望所归成为武生行仅次于高盛麟的一代宗师(王与高只差一岁)。
 
       1950年代王先生在上海时,据说曾受信芳先生教导很深,尤其是他在当时很红的《十五贯》中扮演过於执,虽然现在已经不大被提起,但确实很得麒派的精髓。戏中,当他扮演的过於执与周先生扮演的况钟,一同复查冤案时,况钟假意说此案已定,不必再查:“恐怕我此来,空劳往返。”过於执讥笑道:“呃,大人胸有成竹,怎会徒劳往返,哈哈!”但过於执忽然觉得会使况钟不满,立马停止笑容说:“请查!”此一点与信芳先生在《宋士杰》中出公堂之后,说的那句“怎算的是包揽词讼”中间的停顿,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王金璐是不幸的,1950年代末的伤病,让他近二十年不能登台,几乎流落北京,但马连良在这个时候帮助了他,马先生当时说:“你是我打小的徒弟,我不能不管。”也正是因为如此,王金璐对马连良一直非常感激。马连良的葬礼只有王金璐夫妇和张学津去送行。前几天曾听尚长荣先生说,当年的荒诞,出乎想象,张君秋当年回家,都要在门口高叫一声:“混蛋爸爸张君秋告进!”然后才能进门。正是因为曾经先后受教于“南麒北马”,王金璐的武戏,与一般的纯武生不同,也有着表演上特殊的细腻。
 
       1970年代末,王金璐身体基本恢复了,这时候他排演了诸多名戏,再次享誉京华。当时四大武生中,李少春英年早逝,高盛麟、厉慧良、王金璐虽然都已经年近花甲,但风采依然不减当年。但高与厉,当时其实已经不大演戏,我曾看到刘连群的文章转述,说厉对高盛麟的艺术是十分敬重的,他认为高的戏规矩、讲究,戏路子是北京的,但高盛麟受周信芳的影响,吸收南边的东西很多。而高盛麟眼中的厉慧良,强调厉慧良的戏不是只重技巧,而是非常重视表演方面的研究,是既重功夫、技艺,又重表演,重塑造人物。但与高、厉相比,王的特色更加明显,既有高盛麟的规矩、讲究,又有厉慧良重视表演、技艺的特点,也正是因为如此,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高、厉相继去世,王金璐成为众望所归的武生泰斗。
 
       1990年代京剧凋零,许多人纷纷改行,在这个大背景下,徽班进京二百周年的纪念活动,可算得上振兴京剧的一件盛事,照例要演出《龙凤呈祥》这样的大戏。那真是一个群星荟萃的大戏,张君秋的孙尚香,张学津的乔玄,汪正华的刘备,就连赵云,也是叶金援和王金璐前后出演,王金璐的赵云,动作潇洒飘逸,几乎一个动作一个好,看不出已经74岁高龄。但那次之后,就很少看到王金璐的赵云了,基本由叶金援代演,1994年纪念梅兰芳周信芳诞辰100周年,演了一次《群借华》,里面的赵云就是叶金援,再然后很多时候《群借华》里面的赵云就是奚中路了,武行的传承,也因此有了一条清晰的谱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王金璐先生晚年曾和景荣庆先生一起,素服来了一出《天霸拜山》,一般而言,《天霸拜山》这出戏在于生、净二人各自的表演,当时二位都已七十来岁,盖口严丝合缝,“咬”得很紧,颇有叶盛兰袁世海在《九江口》中对戏的风采,尤其是最后王金璐将西服一甩,直接当成了褶子,观众拍案叫绝。当然这种让观众意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王金璐晚年近八十岁时还演《挑华车》,事前说定倒僵尸不用真摔,可以“偷一手”,但当时王金璐还是漂亮地摔了,吓坏了台下的观众和后台的演员以及家属。
 
       王先生晚年极不服老,时不时亮一亮平生绝学的金腿,常看到他在德云社后台,架不住小辈怂恿,一扳腿轻松过顶,慢抬腿轻松过腰,依然当年风采。他最后一次登台是近十年前的雪灾赈演,当时已经八十九岁,大家多劝他清唱,但他一定要“粉墨登场”,戏好极了,武戏集大成之作《八蜡庙》,王先生一出场,走几步都有叫好,一踢腿更是炸了窝,甩几下髯口观众也疯魔得不行。据北京的票友说,王先生近几年虽然不大演戏,但长安、梅大近几年也经常有老人看戏的身影,有一次在梅大,散戏的时候有人喊了一声:“王金璐!”大家就冲二楼的包间看,王先生向一楼的观众挥手,那掌声比演员谢幕还要热烈,这种掌声以后几乎不会再有,这是对一个名角一生最大的肯定。
 

(摘自 《南方周末》2016-07-11 )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