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谷好好:如何让一场昆曲卖出百万票房

  • 关键字: 谷好好 上海戏剧学校 上海昆剧团 牡丹亭 临川四梦 广州大剧院 首演
  • 作者: 谷好好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6-07-15 10:55:47
  • 报导来源: 解放日报
  • 点击次数:
  “百戏之祖”昆曲,犹如百花园中的兰花,优雅静谧。但是在这样一个喧哗的年代,如何屏气凝神静心欣赏它的美丽?听一听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近日在演讲平台“造就”上的演讲。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1986年我从浙江温州考到上海戏剧学校,那时还是京昆艺术大家俞振飞亲自招生,考戏校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
 
  进入上海昆剧团之后,生活简单之极,每天就是睡觉、吃饭、练功、演戏。上海很时尚很热闹,而我每天的生活和上海紧张的节奏反差很大。同时,上海的物价很贵,我唱戏的收入也完全跟上海人脱节,只能关在自己的世界里练功唱戏,舞台下面也没有观众。
 
  改革开放后,出国潮兴起,很多人改行了。京剧班招50个人,最后只有三四个人留下来。留下的人整天问自己:一场戏满头大汗,可能断胳膊、断腿,却只有100块钱的演出费,而且还没有观众,是否还要坚守?是否还要继续唱戏?
 
  有一次我们演《闹天宫》,天兵天将、电公雷母全都装扮一新,乐队、舞美、服装、后台也都准备好了。幕布打开,只有三五个观众。问下来,观众说是因为天气太热,为吹空调来的。
 
  眼泪只能往肚子里流。唱刀马旦每天要练功,耍刀耍枪,要保持体力,要忍受伤痛,但看到这样的情景,不得不问自己到底在干嘛?好几次我把武旦刀扔掉了,说不干了,后来想了想再把它捡回来,擦干净放好。
 
  我们白天在昆剧团上班,晚上就去饭店端盘子,端着端着忍不住会跑起圆场,然后很阿Q地对自己说:我们这是边练功边赚钱。
 
  也许是因为有太多的情感灌注在昆曲里,所以虽然很痛苦,但是我未曾离开过。
 
  路漫漫其修远兮
 
  但是渐渐地,我们发现不能这样生存。我们这一代人跟老师们相差30年,我们是非常重要的一代,是中国昆曲的传承人。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昆曲介绍给大家,让大家理解、喜欢。
 
  因为我们都是年轻人,所以我们想让其他年轻人也喜欢上昆曲。于是,我们想到了复旦、同济、上外、华师大等大专院校。昆曲文学性很强,对观众的文化素养等各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所以我们先去大学里讲昆曲、演昆曲。
 
  一开始我们给他们演最经典的《牡丹亭》,认为大家一定会喜欢。结果发现我们错了。后来我们转变了方式,先把昆曲知识介绍给年轻人。我们让大学生们穿越到600年前,来谈一场恋爱,让他们扮演杜丽娘、柳梦梅,让他们羞答答地体验一下那时的恋爱状态。我们还在“情人节”的时候设计了一场“调情戏”,看古时候的人怎么相识相恋,让大家在上海昆剧团体验一次“情人节”。
 
  各种各样的招数,用时髦的话说就是“创新”。创新不是把昆曲改掉,把头饰改掉、服装改掉、唱念改掉、节奏改掉,而是仍然保留昆曲的原汁原味,先把观众的情感培育起来,让大家开始喜欢,进而学会欣赏。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3年前我当上了上海昆剧团团长。那时我想得很清楚:我们不愿意再看见台上的演员比台下的观众多得多的场面。昆曲的美好是观众给予的,昆曲是我们大家的,是我们中国人的。
 
  今年是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也是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可是,经常有朋友问我汤显祖是什么人,他的《临川四梦》是讲什么的。在这一领域里的空白点还有很多。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上海大剧院演出,其中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他们利用半天时间来到上海昆剧团,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上昆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汤显祖的《临川四梦》搬上舞台。
 
  《临川四梦》,是明代剧作家汤显祖的《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南柯记》 四剧的合称。毫无疑问,《临川四梦》是中国戏剧的经典。为了把《临川四梦》搬上舞台,我们已经努力了8年,因为这几出戏的体量非常大。《牡丹亭》有55折戏,《邯郸记》有44折戏,要演很多天才能完成。
 
  在今天,它更加具有挑战性。有多少人能坚持一个月时间把《临川四梦》看完?考虑到现实情况,我们排演了浓缩版,用四个晚上演完汤显祖的《临川四梦》,实现了中国戏剧舞台上的突破。
 
  6月份我们在广州大剧院首演,后来在广州、深圳、中山和河源巡演。广州大剧院一站的票房,就卖了100万元。
 

最近,我们还用VR技术拍《临川四梦》,想把昆曲用现代化的科技展示出来。我们想用很多的手段去推广昆曲,但昆曲不能变,依旧是昆曲。

(摘自 《解放日报》)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