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艺兼京昆 六场通透——记北昆名净周万江

  • 关键字: 陈均 周万江 昆曲慕课 净角 北方昆曲剧院 侯玉山 李淑君 丛兆桓 马祥麟
  • 作者: 陈均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6-08-24 16:01:17
  • 报导来源: 中国文化报
  • 点击次数:
  今年8月,由北大教授叶朗策划的昆曲慕课录制——《昆曲的花脸艺术》开始录制。于是,在北京大学门口,我又一次接到了周万江先生。多年前,写有一则札记,说的是“北昆名净周先生人物朴实,脚力雄健,曰六零年代去杭州,西湖十景全靠‘11路电车’,甩开大步走遍。九零年代去香港,亦是步行环绕港岛一圈,犹不倦也”。
 
  那时刚刚认识周万江,起因是2006年初到中国传媒大学教书时,办了个名为“昆曲之夜”的系列昆曲讲座,然后邀请昆曲名家来讲。因为没有课酬,彼时“昆曲热”初起,得到的反应不太相同,有的是“只要把我运过去,再送回来即可”,如汪世瑜;有的是自己驾车来去,如侯少奎,晚上讲座结束后一小时,给他打电话,云还在回家的路上;也有一问没有报酬,直接给回掉的。接周万江时又有不同,在出租车里,他讲了一路的花脸,到了校园,又说了一下午的从艺。晚上谜底揭晓了,原来都是他讲课的内容。后来有一次,北方昆曲剧院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有系列昆曲艺术讲座,周万江讲昆曲花脸,我们全家都去听,讲座内容很丰富,气氛不错,听众也很满意。散席时遇到规划系列讲座的王君,说起此事,“就这个讲座,老爷子找我彩排了6次!”
 
  这里说的是认真与朴实。如今回首想来,周万江的言行举止,确乎带有浓厚的旧京梨园气息。譬如常常提起郝寿臣,必称“没有郝校长,就没有我的今天”;说起学某戏,便来一句“老辈人说,小子诶,那是给你口袋里搁钱呢”;见人便呼“好孩子”……凡此种种,活脱脱似是从民国戏界逸闻里走出来的人物的流风遗韵。
 
  追溯起来,周万江出身于梨园世家,父亲周文贵是老旦名家李多奎的琴师,对李派的唱腔其功非小,前年天津京剧院举办纪念李多奎、周文贵的演唱会,李家的后人、周家的后人齐聚,算是重叙这段旧缘。这也可以解释周万江的风格为何如此,因为他本身就是生活于其间而不察觉。就我平素所见,京剧艺人多讲规矩和辈分,做事端“角儿”的架子。但周万江却全然不似,更多还是昆曲艺人式的平易近人。
 
  据周万江的自述,他从小的家庭作业就是抄工尺谱,很早就会唱全本《安天会》,等到1951年考戏校,一问会唱什么,答曰:《安天会》。考官也一惊,找来会长沈玉斌,一边吹笛,一边点唱《安天会》里的曲牌。结果自然高中,因为全场会唱昆曲应考的,就他一人,独一份。等到戏校毕业,恰好北方昆曲剧院成立不久,急需年轻演员,于是他从京剧改到了昆曲。到北昆后,因为花脸演员的缺乏(当时侯玉山年龄已较大),也因为侯永奎的“赏识”,再加上自己的努力,他迅速地开始担当大戏的演出。
 
  1960年代初的《李慧娘》应该是周万江主演的影响最大的戏了。此戏由李淑君饰演李慧娘,丛兆桓饰演裴舜卿,周万江饰演贾似道,其中李淑君、丛兆桓是北昆建院时期的青年主演,名列剧院的“五大头牌”,而周万江亦主演此戏,且6场戏里有4场都是他与李淑君的对手戏,戏份不可谓不重。《李慧娘》初出时,颇受称赞,有“南有《十五贯》,北有《李慧娘》”的说法,但随即因其特殊的历史命运,归于沉寂。直到新时期,《李慧娘》拍成电影,一时也流布国中,却是由胡芝风主演的京剧电影。
 
  周万江在戏校时的老师是郝寿臣,是正宗的京朝派。到了北昆之后,又向侯玉山、陶小庭等习艺,算是又接上了北方昆曲一脉。记得有一张老照片,是中年时的周万江合掌拜于侯玉山身边,这里摆的是《醉打山门》里鲁智深拜别方丈的造型。还曾观一部录像,正是庆祝侯玉山百岁的演出录像,百岁老人侯玉山亲自出场,扮上鲁智深(因此在视频里看到侧幕里有两个鲁智深),演了《醉打山门》的前一段【混江龙】,然后众人搀扶下场,再由周万江续演此剧,完成了这段佳话。还有细究戏词,《醉打山门》里有“丛林”的戏词,周万江便思忖是否应是“禅林”,就如贾岛“推”还是“敲”的沉迷一般,甚至真的推开(或敲开)庙门,去请教僧人了。此外,还有一则逸闻可喜。侯玉山对他说起《醉打山门》里鲁智深唱“全不想济颠僧他的酒肉可也全不怕”的不妥,因为鲁智深是北宋人,济颠僧是南宋人,戏里鲁智深唱济颠僧就变成了前人唱后人了。彼时《少林寺》正风靡全国,于是侯玉山得到启发,建议改为“少林僧”。戏词里朝代前后颠倒是常事,且不用去管,但这种认真劲头,还真是一种稀有的精神了,尤其是在今天。
 
  京朝派,再加上北方昆曲的熏陶,构成了周万江花脸艺术的传承路线,可用“艺兼京昆,六场通透”来形容。譬如《醉打山门》一戏,他既谙熟郝寿臣的表演,也了解侯玉山的演法,于是在自己的戏里,各取好处,融于一身。在庆祝侯玉山百岁的演出时,侯玉山让他画了个郝寿臣的鲁智深脸谱,因为侯玉山说这个好。提起北昆濒临失传的老戏,周万江更是擅长不少,如《西游记·北饯》、《宵光剑·功宴》、《昊天塔·五台会兄》、《棋盘会》等,皆是多年甚至数十年难以露演的精彩兼经典剧目,只是时下流行的皆是《牡丹亭》之类的热门戏,较少有人花力气去打捞“真正的传统”罢了。
 
  对于保存昆曲资料,周万江也很是留意。每回讲座,如有录像,他必定拜托录像者给他留一份。记得有一回,在他家中,他从小柜里拿出一包文稿,却是我以前给他整理的说戏文章。对于重要的昆曲史料,他更是倾力维护。就我所知,至少有两次。一次是在“文革”中,他在垃圾堆里忽然看到一些胶卷,一看,原来是《李慧娘》的剧照,于是冒着风险保存下来。后来关于《李慧娘》的现场剧照,很多都源自这些胶卷。还有一次,就是北昆老艺术家舞台艺术的小电影,这是一部较早的稀有的昆曲影像记录。1962年,北京原丽影照相馆用16毫米摄影机给韩世昌、白云生、侯玉山、白玉珍等8位北昆老艺术家的10出戏的片段拍摄了彩色无声电影,这些影像是现今所见到的这些老艺术家(除侯玉山、马祥麟外)唯一的舞台艺术的电影记录。1966年北昆解散后,电影拷贝就归了北京京剧团。等到1979年北昆恢复,周万江还惦记着此事,于是去资料室找。资料员说没有,但是周万江准确地从一大堆杂乱资料里寻出此物。他发现胶片已严重损坏,便仗着曾担任电影放映员的手艺,精心修补胶片,终呈现于世。大约是在2002年,这盘电影拷贝经过北昆剧院的“像配音”(由老艺术家的后人和弟子演唱,配上以前的无声电影),正式出版。
 

在昆曲史上,昆曲的净角艺术不乏精彩描写,然而近代以来,南方昆曲以“三小”(小生、小旦、小丑)见长,遂有昆曲无好花脸之说。但在北方昆曲里,花脸、武生一直是主要行当。而今受时代影响与流行趋势,也是日衰之势了。在此背景下,周万江秉承京朝派与北昆之源流的净角艺术,应该得到传承与研究,从而使昆曲的传统重新恢复且丰富起来。Pv2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摘自 《中国文化报》) Pv2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