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关于《打侄上坟》

  • 关键字: 老田 打侄上坟 状元谱 骨子老戏 谭鑫培 余叔岩 马连良 李少春 萧长华 孙盛武
  • 作者: 老田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6-12-04 09:57:13
  • 报导来源: 咚咚锵
  • 点击次数:
       《打侄上坟》也叫《状元谱》,是一出传统骨子老戏。被誉为“后三鼎甲”的谭鑫培、汪桂芬、孙菊仙都擅演此剧。尔后,余叔岩、马连良、麒麟童、李少春也都常演。小生中王楞仙、程继仙、姜妙香、叶盛兰也以此剧著称。
 
       故事说:陈伯愚兄嫂早亡,其侄陈明生(陈大官)由伯愚抚养。陈大官15岁时,交友不慎,受挑唆,坚与其叔分家。伯愚无奈,将家产分一半给大官。大官吃喝嫖赌,将家财挥霍殆尽,沦为乞丐。他听说叔父正开仓放赈,就去叔家讨赈。伯愚见其沦落,大怒,杖责之。伯愚之妻和家人陈志私赠大官银两。大官悔悟,于清明节去其父母坟前祭奠。事被伯愚夫妇所知。觉得大官善性未泯,乃严加教训,将他认为子嗣,带回家中。大官苦读,改过。最后中了状元。
 
       这个故事秦腔、河北梆子、徽剧、汉剧、川剧、桂剧等多种剧目都有演出,流传很广。但由于某些原因,在1949年以后,此剧很少演出了。根据李少春和叶盛兰演出实况录音整理的这个剧本,应该说是很难得的。京剧演出时多不带中状元的结尾。2014年春节前的小年封箱戏演此剧破例带了中状元,还有祝贺献演节目,那是个特例。
 
       《打侄上坟》这出戏,虽然被列为老生戏,但是小生应工的陈大官在剧中的地位绝不亚于老生。可以说,没有一位念、做、表演俱佳的好小生,这出戏就没法演。全剧没有很多的唱段。老生除了那段西皮三眼和几句原板、散板外,主要以念做来表现人物。而小生应工的陈大官只有几句散板,全凭念做表演抓住观众。如仔细分,陈大官属于小生中的穷生类,是较难把握表演分寸的行当。我觉得《打侄上坟》这戏,不是“听”的,而是要全神贯注地“看”的。就以1958年叶、李二位的演出录音来说吧,李少春宗余派,出场前后有两个碰头好。念白重韵味。几句西皮慢板唱的平稳无疵,但没有彩声。。而叶盛兰一上场,拉骻着腿(剧中的陈大官有“连疮腿”的病)那大段念白,不但追述了过去,还表现了他深有悔意。“只落得乞讨之中”的“中”字,带着哭音,落了个满堂彩。当陈志对他招手时,他吓得要跑,被陈志拽回的跪搓步、端架子要陈志带路和进门时腿哆嗦的表演都大获彩声。赢得了强烈的剧场效果。“打侄”时的扑跌,更是叶的拿手,看得人眼花缭乱。到上坟一场,那听似轻松的念白,看似随意的做派,都展示了叶盛兰把握人物的深刻和他深喉的功底。我听着这场戏,成了小生的主角戏了。
 
       家人陈志,虽属里子老生,是配角,但也很重要。谭鑫培演这戏就一定要贾洪林演陈志。不同的本子、文章里,他的名字也不尽相同。有写陈志的,有写陈芝的,也有写陈智的。
 
       本子里在陈大官受其婶母赠银走后,老旦与老生有一段对话,说只顾与大官生气,忘了一件大事。今当清明佳节,该去上坟,于是二老就去坟地了。但是下一场,陈大官上后交代“昨日婶母赠银,夜宿古庙被贼偷去”。这里,在时间上出了问题。也就是说,陈伯愚夫妇上坟应是打侄后的第二天,而不应是当天。老夫人的台词应做该动,改为明日是清明佳节。就合乎情理了。
 

剧中的丑角,向例由一人饰演二角,前张公道后朱灿。萧长华老先生最为拿手。他的弟子中,以孙盛武演来最为出色。这两个角色都不可演俗了。胡乱抓哏更是大忌。 BXY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