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老腔新韵

  • 关键字: 徐淳 尚长荣 尚小云 四大名旦 宋喜珠 上海京剧院 徐兰沅 曹操与杨修
  • 作者: 徐淳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7-01-06 14:10:39
  • 报导来源: 北京晚报
  • 点击次数:
       提起“尚长荣”三个字,我最先想到的是《曹操与杨修》、《贞观盛世》、《廉吏于成龙》这些好戏,这是尚先生的独创。众所周知,新戏通常鲜能成为经典,而尚先生的这些戏却无一例外都成为了新时期京剧的经典,久演不衰,这引起了我的思考,是什么让怹的京剧创新能够获得如此成功?这背后恐怕是老腔的魅力。
 
       尚先生是“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先生的三公子,出身梨园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家学深厚,尚小云先生的德与艺也潜移默化濡染着后辈。记得我奶奶宋喜珠曾说:“尚小云先生最爱创新,我小时候就看过怹的时装戏。”尚长荣先生也擅长创新,怹开创了架子花脸铜锤唱,铜锤花脸架子演的艺术形式。这源于怹学“侯派”(侯喜瑞先生)架子花脸,而且兼学“金派”(金少山先生)铜锤花脸,广泛学习,融会贯通。创新的基础是继承,扎实的功底,转益多师是我师,学思结合,融百家之长于一身,怹是在传统艺术土壤中开出的一朵现代奇花。
 
       我和挚友董亮聊起尚先生时,他说尚先生的《御果园》无人能及,配演《打严嵩》那火候,入木三分不抢戏!尚长荣先生是大净!中年的尚先生告别了生活工作几十年的西安,东赴上海,在火车上听《命运交响曲》,这正是怹的人生写照,那场景,前途茫茫却又激情满满,宛若东归英雄一般。后来怹终于在上海立住了脚,迎来了自己的艺术巅峰,更重要的是有了自己的代表作——《曹操与杨修》,这部戏无疑是中国现代京剧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
 
       尚长荣先生艺术上精益求精,至臻完美;在生活中平易亲和,最是念旧,艺高德厚,令我等感佩。我有幸结识了尚先生的得意弟子顾谦兄。顾兄对我说:“先生曾亲口和我说起徐、尚两家情谊深厚。”兴奋之余,我言:“既然如此,兄若见到先生能否方便录一段先生聊徐、尚两家往事的视频,再烦请先生给徐家题个词。”没想到顾兄真是热肠古道,把此事记于心间。他去上海学习见到先生,把我的要求一说,先生爽快地回答道:“没问题。”我本想让顾兄拿手机随便录一下就行了,先生却让上海京剧院电教室的同志在办公室里摆好机位,布好光,正式拍摄。怹一气呵成说了二十多分钟,说得甚为动情。怹回忆我曾祖父徐兰沅先生和怹父亲尚小云先生之间深厚的情谊,两家交往的点点滴滴。怹清楚记得当年在徐家吃的砂锅鸡肘、糖醋鱿鱼卷,美食中留存着对那段岁月的回味。当怹得知我想去上海拜望怹时,高兴地连声说:“好,好,好,欢迎,欢迎!”先生说题词的事先放一放,给徐家写什么词要好好琢磨一下。后来,顾兄说“先生一直琢磨该如何写,要你也帮忙参与一下。老爷子说你文化水平极高。”我没想到先生如此重视此事,拟了两句话“徐门家风淳厚,梨园世代相传”,先生看后让顾兄和我商议能否将“门”字改为“氏”字,“氏”字更文雅大气。一字之间见真心。
 
       不久,顾兄将字寄给我,展开一看,不禁又是一惊:先生写了两份,一份写的是“徐门”,另一份则写“徐氏”,一张花笺,一张洒金笺,用印各异。先生做事不自尊自大,总会考虑他人感受。事至此,惊喜迭出,感慨万分。
 
       感激之余,我想,先生为人做事一新一旧。新在何处?我一个后生晚辈求字,按规矩应该当面拜求,而我却通过微信传个口信提出要求,先生却不在意那些老礼儿,对我这个不知礼的年轻人如此宽容甚至到了溺爱的程度。旧在何处?依旧是老腔。先生对下不轻视,不但不轻视,反而倍加重视,想得周到细致,细节动人,其心感人,不忘旧情,情深义重。先生台上演的是“仁义礼智信”的假戏,台下做的是“仁义礼智信”的真人,这就是老腔,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至今我与顾兄仍未曾谋面,他为何如此帮我?我想是源于师承吧。徒弟是师傅的影子。他跟先生学艺更学做人,言传身教,亦使得他这般急公好义。
 

寒冬中,看着先生题写的两幅字,把梨园义世代情写于其间,温暖人心。67O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摘自 《北京晚报》 2017年1月5日 第45版) 67O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