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戏曲E文

【好书连载】戏缘——孙崇涛自述(之十一)

  • 关键字: 戏缘——孙崇涛自述
  • 作者: 孙崇涛
  • 类别: 报道
  • 添加时间: 2017-04-04 09:53:09
  • 报导来源: 咚咚锵
  • 点击次数:
省城戏缘
 
离乡之旅
 
        1957年9月初,是我告别18周岁,告别亲人,头一回远离家乡,去省城读大学的日子。新的人生旅途从此起步,延续家乡戏缘半多世纪的他乡戏缘生涯也从此开启。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从家乡瑞安县城到浙江省城杭州,现在自驾车跑快速公路,半天足够,坐飞机,不消个把小时,而在那时最快也得经过一天一宿的旅途奔波:淸晨县城出发,先坐一白天长途汽车,到达半途的金华县,然后在那儿转坐夜间火车去杭州,次日凌晨抵达。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家乡长途汽车才开通不久,去金华每日一个班次、一辆车,需要提前购票。车子提早一晚开来停候在城南门飞云江畔车站门口候客。乘车人包括我,当晚会先去“侦察”一下,看看车子是否到站,再瞧瞧自己的座号有没“虚位以待”。证实一切无误后,心里才踏实。如此谨慎,在去省城抬腿便走的今天,简直不可理喻,可在当时是必需的。如果汽车意外变故去不成,耽误了开学报到日期,可是件很麻烦的事。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长途汽车像只负担沉重的铁黄牛。车顶摞起山一样大包小包的旅客行李。开车之前,车站工作人员跟司机一道爬上车顶,把凌乱的行李堆放整齐,然后用帆布裹成大坨包,再用粗麻绳紧紧扎牢,捆绑在车顶铁架上,免得半道“坍方”。车屁股驮个大煤炉,足足一人多高、一抱来粗,动力就靠它燃烧的火力启动。开车之前,炉子添煤生火,咕咚咕咚地响起炉火熊熊和热水滚滚的交响曲,炉口吐出粗大的烟雾,虎虎生气。车子拖带着一缕缕烟雾,在凹凸不平的泥车道上一路飘扬、颠簸而去,还时不时叫响喇叭,像铁黄牛喘气。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清晨启程,至温州市郊,汽车搭乘轮渡过瓯江,然后穿过刘基故里青田,午间到达丽水城,停车片刻,供乘客午餐、如厕。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出了丽水城,车子爬行在峭壁与深谷之间的盘弯曲折的山道上,十分惊险。看着那中年司机整天提神驾驶车子,在山道上左拐右弯从容不迫的模样,我油生敬意,感到工人“老大哥”正像那时歌里所唱:“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真的很伟大。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山道上方是满目苍翠的山峦,下方是幽深的峡谷,谷底流淌着碧绿的瓯江。江中微波荡漾,竹筏鱼贯;江面鹰隼盘旋,鸟雀啁啾。东临“括苍”莽莽,西接“仙霞”苍苍,瓯江支流好溪、大溪、龙泉溪汇于斯,山青水绿,茂林修竹,地称“丽水”,名至实归。面对此情此景,我脑子里莫名其妙地跳出许多山水画,浮现出“山水诗人”永嘉太守谢灵运的行吟图景,联想起昔日温州路歧“戏文子弟”行旅至此的艰辛……。
 
20170404-1.jpg
 
丽水群山谷底流淌着碧绿的瓯江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车到金华城,已近傍晚,挑着行李匆匆赶往火车站。金华街面没有家乡温州市的繁华和洋派,但它是浙江陆路交通枢纽,有温州市缺少的特长声势,就是它会时时响起声彻四方的火车汽笛吼叫声。这吼叫声像似这城市在发布宣言,提醒人们不可轻觑。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眼看金华把四面八方汇拢的人群一拨拨地送离家乡更远的地方,我不能不对这座小城表达敬畏。对比起家乡交通闭塞,不免自惭形秽。不过,想到自己从此也踏上可以乘坐火车的人生大道,很有为不虚度十二年寒窗而自豪。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在火车站等候火车的时刻,纷纷遇见去各地大学报到的高中毕业生校友。各人带着各自的人生向往,在这儿中转,奔赴不同目标。兴奋、喜悦和跟昔日情谊匆匆告别的交织心情,全被眼前的火车汽笛声吼跑,大家惦记的只是自己的班次、行李和旅途同伴。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我的旅途同伴,是临行前才认识的两位同去杭州报到的早一届高中毕业校友。一位男生,跟我去同一所大学,记得他读的是教育系。我们报到的大学,是几年前从浙江大学文理学院分离出来成立的浙江师范学院,到校次年,改名杭州大学,后又重新回归浙江大学。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另一位是女生,读理工,没问清姓名,去专设理工科的浙江大学本部某系报到。齐耳的短发半遮着她白皙的面庞,长相秀美,说话温言细语,是个标准的学生妹。她一路叮嘱我要看好自己的行李,别老爱打开,说那样会容易丢失东西。她年龄未必比我大,但在她眼里,我就是她的小学弟,应该要给以关照。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她跟那男生很熟,好像是同学。他俩算是我的同门“师哥”与“师姐”,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们一路关照。在当时,不是同届毕业生同年升大学,出门师哥姐照顾师弟妹,都很司空见惯。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坐上火车,已近深夜。坐的全是硬席坐铺,大家压根儿没有躺着睡觉坐火车的概念。头一回听那一路轧里轰隆的火车跑路声,真是美妙。它是叩嗑人生另一扇大门的撞击声,赶跑了白天旅途奔波的疲劳。看着车厢内其他旅客歪着脖子耷拉脑袋打瞌睡,随随便便浪费大好时光,我感到很是奇怪。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我和“师哥”、“师姐”面对面而坐,因为还不太熟悉,很少攀谈。半夜多的时间里,只是默默地彼此相视,默默地记下对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感到很温馨,也很甜蜜。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当夜幕退去,天空泛白,渐渐显露出鳞次栉比的楼房和高耸插云的道道烟囱,知道目的地省城杭州已到。走出车站,来到站口广场,已经有候在那儿的几位中文系高班同学在设摊接待,有种到家般的感觉。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接送校车没到,需等很久时间,待上班钟点才能开来。在久等的时间里,我唯一可做的事,就是守着自己脚下一路用扁担挑来的两头行李。这是贫困父母和四门亲长辈给我凑起来的大学四年生活的全部家当。里头有母亲缝改的旧棉衣、被褥,家里匀出来的洗漱用具,姑妈、姨妈给我购制的衣裤鞋袜等等。行李中唯一显贵的器具,当数大舅妈送我的那只带锁扣的牛皮箱,半新不旧,光照下泛着金黄色的亮光,令“物主”我倍增“身价”。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我穿得上下通透一新:上身穿件带隐条的白府绸长袖衬衫,下身穿条棕黄色的卡其长裤,脚套半高筒力士球鞋。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家母向来坚守的家风是:无论子女怎样多,家境怎样困难,也要设法让孩子穿戴整齐,出门更该如此,决不在人前丢份。我家六七个兄弟姐妹,在家境极度艰难的年月,出门依然个个“大家风范”,这都出于家母的细心打理。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在久等的时间里,我感到很无聊,一遍遍地去打量眼前的杭州车站——那时大家都叫它“城站”。视觉对比构成世界的错落与斑斓,看惯了家乡门脸狭小的低矮楼房,矗立眼前的“城站”,简直巍峨无比。
 
20170404-2.jpg
 
杭州老“城站”(1941年重建)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负责新生登记接待的那位大二女生,不苟言笑,安静地守候在接待处。她像是个老实、本分的姑娘,衣着平常,穿件灰格子上衫,脑后勺拖条粗大的发辫,朴素中透出些许时尚,使人感觉地方和学校大了,见到的人毕竟不一样。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万万没有想到的事,一年过后,大学搞批判个人资产阶级思想运动,中文系一名据说犯“骗取”同学钱物而被戴上“坏分子”帽子开除出校的女生,竟然就是这个大二女生。这事一直使我不解,始终认定这必是桩冤假错案,因为那年月老实人往往会成为政治运动对象的补缺名额。但情况究竟怎样,也始终没有答案。一年中间,在校园里见过她几回,后来她在我的视野里永远消失了,这使我产生外头人世际遇不可捉摸的惶恐。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好不容易等到了校车,接站老同学帮我们新生一起搬上行李。车子驶过市中心中山路、官巷口、解放路,路过西湖畔的湖滨路、六公园,至昭庆寺,向北拐进保俶路,经松木场、道古桥,开进没有大门的大学校园。一路饱览杭州闹市繁华和西湖湖光山色,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人间天堂”,眼前铺展出新的人生画页,真有说不尽的心旷神怡。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在校园,我四处看到铺天盖地的“反右”大字报,上头的一些人名还被打上红叉叉,触目惊心动魄,感到“天堂”也不是宁静和充满温情的世界,它照样也有棒喝和杀气。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报到注册后,我领到了学生证与校徽。我马上别上校徽,有了这份大学生“图腾”,我顿感自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到校不久,我去照相馆给自己拍了一张半身照留作纪念,还寄回一张给家里,好让父母看看当了大学生的儿子是副什么德性。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这张照片我一直保存至今。别小看照片胸口一角显露的校徽与自来水笔,在全国40多万名考生仅有10万零8千名能别上这枚代表当时最高学历的标牌,自来水笔是携带者文化级别重要代号的年代,其形象含量,可比现今“奔驰”、“宝马”车牌还不知要贵重、体面多少,说什么我也得让它“显摆”出来。
 
20170404-3.jpg
 
大一新生孙崇涛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我被编在中文系大一新生6个班中第一班,每班同学30名。我的住处,安排在学生宿舍一楼一层开头101室。室内床铺也已排定,一室六人,三张上下铺,我被排在靠房门左侧的那张下铺。室内另有六张带斜斗盖的小书桌、六张长方板凳。临门处,有个隔成六屉的储藏柜,各人占其一。宿舍楼房新盖不久,明窗净几,一应倶备。大学生,天之骄子,真的不一样。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我和两位师兄姐,自早上火车站挥手告别后,从此再也没有重新见面的机会。我很稚嫩,没有在路途问清他俩到杭州后的联络地址,满以为只要日后在校园漫步或在杭州城内逛街,准会随时碰见,就像从前在母校中学和家乡城里跟同学时常见面一样。后来据人说,那“师兄”到校不久,不知什么原因,又退学了。而那呆在漫漫无际云海一般浙大校园里的漂亮云朵——我的“师姐”,不知后来被飘向了何方?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岁月悠悠,情亦悠悠。茫茫人海,生如浮萍;聚散离合,原是人生常态。不知什么理由,这一天的三人短暂同行,成了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WRi咚咚锵--中华戏曲网

条评论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所有评论
返回顶端